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292 学有所成,摸骨之术

292 学有所成,摸骨之术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92 学有所成,摸骨之术

    这之后的事,李半夏就不知道了。

    她一直留在军营,帮着张神医照顾伤重的将士,又要抽时间学习张神医教她的摸骨续骨之术。

    军营要事,她一个女子也不便多加参与,她只要尽好自己的本分便好。

    张神医第三日开始正式教她摸骨,在追着小黄狗跑了一天,又给它推拿了一天之后,李半夏不得不说,现在想象着把狗的皮毛褪下,只剩下一副骨架,她都能清楚地判定是哪块骨,这块骨屈伸之时的形状与力量,还有行动方式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了——

    每块骨,在人身上发挥的作用全不相同,只有清楚了解了这些,才能寻找出症结所在,对症下药,从而为其接骨续骨。然后再配合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物理治疗,让其渐渐恢复行走的能力。

    听张神医说,在他京都的医馆里,里面有一个收藏室。这个收藏室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一般的人进去可能会被吓死。诸如骷髅,骨架,还有老鹰、毒蛇等各种毒虫蚁兽。有些是标本,有些还是真实存在活生生的。

    然后,老张随手丢了一本画着各种骨头图形的东西给李半夏,自己就去查看军营那些受伤的将士了。

    李半夏一个人就对着那本书琢磨,这些骨头不仅标注了属于什么骨,接骨的部位,骨头有可能断裂的形状,以及针对断裂的形状还有出现粉碎性骨折时该如何对骨头进行修补,必要的时候还有可能要削骨。看得李半夏是胆战心惊,尽管她也是学医的,还是觉得骨头这一块真是让她压力山大。

    或许是因为刘东山的腿摔断了的缘故,虽然并不是李半夏亲身经历的,发生在刘东山身上让她的感觉越发地明显。

    接骨时的痛苦,即使再厉害的麻药,都有可能不起作用。麻药就算有效,也不能多用。骨头即便接上了,要忍受的痛苦只怕会更多。尤其是那种粉碎性的骨折,处理起来之繁琐,光是那密密麻麻的步骤,就让李半夏头大如牛。

    但不管有多么的麻烦,看到那一块块断骨心里有多么的不舒服,李半夏也不允许自己流露出一丝的异色与懈怠。

    比起一辈子的不治,再多的痛苦,似乎都变得可以忍受的了。她要赶快学好师父教她的,好好的学,认真的学,否则只会害了东山。离开这里后,师父不在她身边,遇到问题她也只能自己解决。如果她本事没学到家,对病患都将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李半夏一遍遍在纸张上描绘着那些骨头,标记上该注意的事项。分之毫厘,都不能有丝毫的差错。白天她帮忙给将士看伤,晚上就点着油灯,尽快将这本书给吃透。也直到这时,李半夏才亲自尝试了一把手不释卷,趴在桌上睡觉第二天醒来天已经亮了的感觉——

    一本厚厚的书,讲解的东西又深又繁琐,一般小有悟性的大夫,至少得一两个月才能吃透。而李半夏,花了五天的时间,就已经将这些完全掌握在自己的脑子里了。这样的速度,一向大而化之的张神医,都给小小地吓到了一下。

    从书中抽了几种情况,让李半夏述说,李半夏也一一答出,见解独到,有些东西书中所述比较混乱,她还帮忙将其整理出来了。

    问及她是如何在五日之间做到的。李半夏认为这些都是张神医的功劳,他的书书写得言简意赅,一旁还有图形参考,细细领会,掌握到这其中的关联,就能够事半功倍了。

    而且看似前两天与小黄狗的相处怪无厘头的,还帮了李半夏很多的忙。她在看书的过程中,那条小黄狗就一直在她的脑袋里跑啊跑啊,然后将书中所描述的各种情况移接到小黄狗的身上,做着模拟的接骨手术。

    之后就是如何将自己学到的东西归纳总结,加以系统化了。在这过程中,李半夏发现,也许是张神医性格比较粗线条,在撰写方面可以合并统一的东西只在其后标注了一下,没有归纳到一起。张神医自己看当然不成问题,但对于那些初学者,恐怕就得绕一点弯路了。

    正好她有时间,也想把所学的东西重新梳理一遍,于是凭着自己的记忆和心得把这本书重新整理了一遍出来。就像是在考试前把课本的脉络和重要内容梳理一遍似的,这一遍,所起到的作用绝不下于翻看课本三遍。这一遍,在许多方面,都有着质的改变和飞跃。

    张神医翻看着李半夏替他整理出来的东西,大感惊奇,直夸收了个宝贝徒弟,把他老人家乐得哈哈的。当天就抱着他的小茶壶,在军营各处溜达了一圈,逢人就说他收了个脑子开了光的好徒弟,弄得李半夏真真是哭笑不得。

    看着自己徒儿天资不错,人又刻苦,张老爷子自个儿也上了心,想最快时间内将自己徒儿给领上道。

    鉴于是在边城,条件所限,除了牺牲这条小黄狗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当张神医抱着一条被打断了腿的狗让李半夏给它接骨时,小黄狗眼泪汪汪的,李半夏也是眼泪汪汪的——

    为了她早日上道,只得牺牲小黄狗了。

    李半夏觉着很抱歉,除了道一句自己很残忍外,也只有赶紧将小黄狗的腿给接起来,将来再多帮助一些人,这样也不枉黄兄为他们所做的牺牲——

    小黄狗的腿是最新弄断的,要接骨并不难。但如何能让自己的骨头一气呵成,接骨之后造成的后遗症或不利影响降到最低,这就得费一番心思了。

    骨头接得再好,毕竟曾经断过,永远也到不了骨头断之前的状态。但接骨后,若配合针灸,至少可以帮助其打通关节,促其血脉运行通畅,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患者减缓变天时腿关节处和断骨处所带来的疼痛。

    李半夏第一次接骨,小黄狗的腿骨断得很彻底,许多地方甚至还有二次断裂,骨头破损严重。李半夏恶寒,不知道这小黄狗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才会变得这么惨不忍睹。

    李半夏刚抬起头,想偷偷地看看她师父,还没抬起头,就被张神医一板栗送上了。

    “专心接骨,切忌妇人之仁!”张神医口中训斥,眼里却不失笑意。

    这个丫头在想什么,他老人家当然知道。行医麽,若一条狗都舍不得伤害,如何练得成高深的医术?

    有的时候,残忍是残忍了点儿,为了推动医术的进步,能救治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有些牺牲是免不了的。

    况且凭他老人家的医术,别说这只黄毛狗只是腿断了,哪怕它身上骨头全断了,他都能将它接起来。不出三天,保证又能活蹦乱跳的。

    李半夏摸摸自己的头,不敢再乱想,专心盯着小狗受伤的地方,尽可能轻地摸着它的断骨。

    她刚一碰,小狗就直扑腾,要不是事先让它吃下了安定的药物,李半夏可不保证她的接骨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不要犹豫,接骨除了稳,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快字!拖得越久,就越棘手!”张神医在一旁提醒道。

    李半夏眉目一凝,双手齐动,左手拉起小狗的前肢,右手飞快地探到了前肢下侧凸起的地方。四只手指摸向了骨头断裂处,确定骨头在手指的作用下到达了指定的位置,缺口对应完整,然后一用力,只听嘎吱嘎吱几声,营里慢慢恢复了平静——

    还有一处,是二次断裂的地方,处理起来要棘手一点。摸骨过后,李半夏皱了皱眉,暗道一声棘手。为了骨头能完全接驳上,李半夏只得狠心,将小狗那条腿的骨头重新拉断,然后在小狗前一轮痛还没有缓过来的时候,一瞬间的工夫又将骨头给重新接上了。

    在张神医点头中,李半夏深深喘了一口气,轻轻放下小狗的腿,用手指探着刚才接起的骨头,确定已经接上了,没有出现什么纰漏之后,才继续做着后续的工作。轻柔地将小狗各处的伤给清洗好,擦上快速愈合的药膏,细细包扎好,才摸了摸小狗的脑袋,给它盖上一条毯子,与张神医出了军营。

    “半夏,你要切忌,以后在接骨的时候不要有半分迟疑。你要知道,你的迟疑,不仅会影响你治病,还会让病人感觉到恐慌——”

    “是,师父!”李半夏恭敬地对张神医点点头,这句话她谨记在心。

    她刚才在给小狗接骨的时候,她也感觉到了。虽然小狗事先服过镇定的药剂,但若是在它没有服用药剂的前提下,她若有一丝的迟疑,不但会治不了小狗的腿,还有可能在它剧烈挣扎之余伤了自己。那条小狗的腿,也会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还有一点,正是方才张神医所说的,迟疑会让人感觉到恐慌。不只是患者,大夫本人,也会觉得恐慌。而这种恐慌,恰恰是一个行医之人所不能有的——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