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300 半夏回来了!

300 半夏回来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300 半夏回来了!

    ——

    ——

    多谢eyurbgb 妹纸,wyrutt 妹纸(2个)的钱袋子,eyurbgb 妹纸的评价票,还有黄鹤燃妹纸的粉红票,谢谢你们了!

    ——

    ——

    对于成亲,刘银杏说不上来遗憾。真要说起来,唯一的遗憾,就是大嫂没有回来——

    转眼间,大嫂走了有三四个月了,这之间,没有一点音信。

    村里许多人都说,大嫂不会回来了。她巴不得甩掉大哥这样一个包袱,不跟别的男人跑了就不错了,又怎么肯回来?她不信,大哥不信,爹娘不信,三个孩子乃至家里所有人都不相信。

    在她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是大嫂开解她,让她从可怕的泥潭中慢慢走出来。成亲是一个女人的大日子,她虽然并未因这门亲事有几分欢喜,还是希望在这个日子里有她在身边陪着她。

    女儿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姑嫂见面总也不如之前那般容易。

    她也不知,大嫂医术学得怎么样了。虽知要治愈大哥的腿困难重重,但想到大哥和大嫂两人情比金坚,总会相信他们之间会出现奇迹——

    大嫂走后,大哥嘴上虽没说什么,她却知道大哥的心里一直都在想着大嫂,记挂着她的安危。

    竹叶飘飞的时节,大哥腿脚不便,又不想让家里人担心,只得将这份担忧和牵挂放在心里。欢子曾经说过,他在大哥房中的柜子里看见过许许多多雕刻着人像的木头。那些木头都是大哥记挂大嫂的见证,在木头之上每刻出一刀,就有一句:半夏,你好不好?

    红色的嫁衣在金水婶的帮助下,穿到了身上。外罩着红色绣花棉袄,小肚子因为凸起有点绷,金水婶笑着替她披上红色披肩,盖住了她有点凸起的小肚子。

    今日难得出了太阳,是个艳阳天。只是前两天下了雪的天气,凛风吹来,格外有些寒冷。

    她的花轿午后出发,到赵家的大宅算算时间,天色要黑下来了。在那边还有一番折腾,娘怕她贪了凉,又怕她新娘穿多了衣服不好看,苦恼了半天。衣服加加又减减,最终还是认为她这个孕妇不能着凉。

    而她则想着,现在方圆百里还有赵家的那一众亲戚,谁都知道她和赵晨宗是奉子成亲。在这种情况下,她这个新娘看起来再胖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的。相比于她穿得多,人们更加津津乐道的是她的肚子。

    刘银杏出事之后,听够了别人的冷言冷语,看够了别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略微苦笑的道,她已经十分精熟此道了!

    马氏在外面顾着厨房,村里许多婶婶嫂嫂都来帮忙了,许多地方还是需要娘在场。柴米油盐用完了哪里加,米要打多少,菜放在哪里,哪个亲戚来了,与她拉会儿家常。马氏一直在忙活着这些事,想抽点时间到房里陪她闺女说会儿话,都成了奢侈。

    卞国的嫁娶之礼还是相对简单的,没有太多繁琐的规矩。新娘在上花轿之前,就呆在自己的闺房里。虽然不能出来走动,还是可以和进房间的人打个招呼,说上两句话。

    许多人进来又出去,出去又进来。就像是走马观花的似的,一瞬的工夫就已看过了一生的精彩繁华——

    刘银杏工工整整地坐在铜镜前,由着金水婶给自己穿戴打扮,已经不想去看谁又进得屋里,哪个人刚才又出去了。

    刘灵芝穿着红色的新装跑进又跑出,不时趴在他小姑姑的大腿上,眨着眼睛看刘银杏清秀的脸蛋被金水婶化成了一个猴子屁股。不时用食指勾起一点腮红,学着金水婶的样儿,往自己因为顽皮而脏兮兮的小脸上涂抹着,刘银杏忍不住会心而笑。

    金水婶抱起刘灵芝,将这个小捣蛋给“扔”到外面去了,啐道:“男娃学人家姑娘用啥腮红!”

    刘灵芝一听这男娃不能用,那就给他姐姐去抹一抹。

    刘银翘可不像刘灵芝这么清闲,这么冷的天,还在外面的水井里帮着家里洗盘子和碗筷。今日小姑姑出嫁,许多人都要来吃酒,这碗筷瓢盆的堆得有小山那么高,都等着将它们洗出来呢——

    刘灵芝跑过来,将腮红抹上他姐的脸后,立即撒起脚丫子跑。刘银翘作势要追他,小家伙一顿熊跑。看他姐不追他了,又掉头来逗他姐姐。最后这个小东西被刘西山扛着走了,至于要去哪儿,走到哪儿带到哪儿,不能让这个小捣蛋继续惹他姐姐。没看见甜甜这么好的性子,都快被他给惹毛了?

    刘东山呆在自己的房里,做起了账房。来人送礼要上个账,每个人来,都是一份人情。一块猪肉,一块布料,一个红包,还有多少个红鸡蛋,多少碗红花生,都一一记下。

    刘东山房间还算大,来了人后不想呆在院子里,也可以到他的房里来坐上一会儿。来的人不是刘家的故交,就是亲戚,或者是一家家班子,不管是谁来了,总是会过问一下彼此的境况,关心一下刘东山的腿的。

    刘当归站在堂屋,来了一个客人,就用小茶碗给客人倒上茶。随行的要是有小孩子,还可以充当他们的玩伴,陪一些小家伙们玩玩。他要是没时间,还会牵着这些小家伙们,为他们找到玩伴的。

    刘当归年纪不大,可是待人接物方面已经有点条理,见到当归的大人都夸当归很乖,很懂事。

    夏山香坐在厨房里,和一帮女人们说话。她挺着大肚子,自然不会要她做什么事,人多,刘西山本不想让她到外面来,怕不小心被别人给撞着了。只是家里来了这么多人,其中还有许多夏山香娘家的人,再加上她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要她在房间里呆着她可呆不住。

    夏山香即将为人母,初为人母的喜悦,让她三句话都不离自己肚子里的宝宝。高兴地把她最近肚里孩子淘气的反应,还有西山如何对她体贴一类的事告诉给娘家的嫂嫂和婶娘。

    李半夏刚进村,就看到自家院子里站满了人,密密麻麻的,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家里居然来了这么多的人。

    这一路,张决明和李半夏骑马狂奔,也没有停下来,直到在前面的三岔路分开,所以李半夏还没弄清楚今日就是她小姑的大喜日子。

    村里人还是很和气的,一家有事大家帮,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还有孩子,几乎都跑到上屋看老刘家嫁闺女去了。李半夏一路走来,发现许多人家的门上都落下了锁。

    山中的小路本来就窄,好在经过这一路的训练,李半夏的马术已经很不错了。若是这时见到莫邵兰和洪瑛,以她的马术应该能“交得了差”了。

    路到前面窄了许多,李半夏下了马儿,牵着马儿一路沿着小路往家里走。她还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嘞,算算日子,今儿个不是爹娘的生日,又没什么大事。而且就算是爹娘的生日,家里也不会挤上这么多人啊!

    刘银杏出嫁,按着一家老小的意思,是希望能等李半夏回来再办的。那样一家人都齐了,这心里头也舒服点儿,只是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年底之前又没多少宜嫁娶的好日子,而且李半夏一走就是几个月,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回来。刘银杏的肚子已经不能再拖了,无奈之下,就把婚期定在了今天。

    马氏和刘申姜,还是很看重李半夏这个儿媳妇儿的。昨晚夫妻俩还说起这个事儿,都说半夏要是在的话,许多事上也能给些意见,帮拿拿主意。

    夫妻俩人虽然不确信李半夏何时能够回来,却从不怀疑李半夏迟早有一天会回来。那个孩子,也是一个重情之人。之前刘家日子最为难过的时候,这孩子任劳任怨,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讲。到后来,还多亏了她给弄了银子,让家里度过难关。从这件事来看,这孩子就没什么不让人放心的。

    这夫妻俩是左盼右盼,马氏有空,就到镇上去打听。只是李半夏远在边城,她不可能在镇上打听到什么消息罢了。

    马氏尚且如此惦念,更别说刘东山了。

    刘东山坐在自己的房中,望着家里如此热闹的景象,一千次的想着要是半夏这会儿在家中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还有刘灵芝,这小家伙自“大舌头”走后,可是念叨上人家了。一天有事没事,都会念叨上好几遍,“爹,大舌头上哪儿了?”“爹,大舌头什么时候回来?”“爹,我要大舌头……”

    当归和甜甜虽然嘴上没说,可是却自觉践行着李半夏曾经说过的话。

    刘东山每次听着儿子提起李半夏,心里头越发地惦念起远方的李半夏来。

    只要半夏能尽早回来,他可以这辈子都不要这条腿,只要她能平安归来——

    就在这时,人群中的一些人发现在小路拐弯处,一个穿着狐皮大袄的姑娘牵着一匹马冒出头来——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