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338 孝心可表,人间自有真情在

338 孝心可表,人间自有真情在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338 孝心可表,人间自有真情在

    马氏和甜甜在厨房里烧饭,中午家里人还不少,煮饭得多煮几个人的,菜也得多烧几个。

    刘当归带着他的那帮同学们在商量着【清运黄府篇】的事,已经初步商量出一个结果了。鉴于这帮小朋友们认为刘当归背后有个这么厉害的力量求助,便把【清运黄府篇】中最难的一篇交给他来完成了。

    刘当归也没说什么,无论哪一篇分到他头上,他都不介意。至于这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们口口声声嚷着不公平的,他也就随便听听得了。

    李半夏给刘东山换了药,又给他推拿了一会儿,见外面日头不错,便扶着刘东山在外面的院子里走走,散散步。

    东山的情况恢复得很好,虽然还有些微跛,但是已经能够自己正常的走上小半个时辰了。时间长了还不行,腿受不住。李半夏扶着他,也是希望他尽可能地走得直点儿,习惯了跛着走路,也是很难改过来的。尤其是在刚恢复的阶段,能走好一点儿就尽量走好一点儿,这对恢复也是有帮助的。

    所以李半夏一有时间,便会带着刘东山到外面来散步,有她在一旁看着,刘东山才不会瞒着她走很长的时间。

    望着外面搀扶着走过的两个人,豆芽忍不住向刘当归感慨。“当归,你爹和娘的感情可真好。”

    其他孩子们也有所感地点点头,在村子里,还很少看到感情这么好的夫妻俩呢。不,不应该这么说,村里许多俩口子的感情都很好,人之所以成家,不就是想着少时夫妻老来伴吗?

    成家生子,都是为了过日子,俩人凑一块儿与其说是男女之情,还不如说是亲情。所以当你在农村,对一对老夫妻说啥爱情,那一定会是一件令人捧腹的事情,或者干脆就说不出口。但这不代表他们没有感情,或者是感情不好,只是相处方式与表达模式与别人所说的爱情模式不一样罢了。

    这些孩子们对爱情一词也感觉到很陌生,不过看到当归他爹跟他娘,在外面相携着散步的样子,不知为什么,他们就是有与之类似的体会。

    尤其是豆芽这孩子,看到外面那双搀着的手,偷偷忘了一眼身旁的刘当归,小脸蓦地红了红。

    刘当归注视着外面的两个人,看了好一会儿,目中若有所思。

    那个很少说话的小姑娘,反常的举止终于引起了毛妞的注意。

    “诶,二丫,你今儿个是咋啦,咋一句话都不说,跟个小傻子似的?”

    其他孩子也都朝二丫看了过来,也在好奇二丫今日的反常。

    二丫趴在桌子上,本来一直盯着外面,这会儿他们问起,才正了正身子,回视着他们打来的疑惑的视线。她的视线,最后在刘当归的脸上停了下来。

    刘当归更加奇怪了,看看其他人,发现其他人也都不明白二丫这是咋啦。

    二丫直盯着刘当归许久,眼里涌动着渴望和期盼,这种光亮很耀眼,最终却慢慢黯淡了下去。

    她这个样子,越发地让大家伙儿不安了。

    “二丫,你到底是咋啦,说出来,别吓我们~~”

    “是啊,二丫,你这样子好吓人哪,有啥事就直接说出来,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到你。”

    几个孩子们你一句我一句,都叫二丫把事情说出来,二丫看着刘当归,刘当归也冲她点了点头。

    “二丫,说出来吧——”这是豆芽说的,她看二丫这样子,真的太不寻常了,弄得他们一个个都怪紧张的。

    “当归——”二丫终于鼓足了勇气,把想要说的话给说出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

    中午吃饭的时候,几双眼睛一直盯着李半夏,等李半夏一看向他们,他们又立即飞快地收回去。

    李半夏莫名地摸摸鼻子,这些个小家伙是怎么了,莫非她脸上有朵花不成?最后,她撞了撞刘东山的胳膊,“东山啊,你发现没有,这些孩子都在偷看我——”

    “嗯,有。”刘东山吞下一口饭,环视着孩子一圈答。

    “我脸上有脏东西?”

    “没有。”

    “那你说他们为啥看我?”

    “呵呵!我媳妇儿漂亮呗!”刘东山臭不要脸的回答。

    李半夏胳膊肘子给他来了一下,脸上因他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有些羞,好笑地摇摇头。看不出来,这人还会对姑娘家说好听的。

    “噗——”几个孩子突然喷笑出来,原来这刘东山看似很轻的一句话,全都被桌上的人听进了耳里。甜甜没大没小地弄了个老爹羞羞的动作,小鬼刘灵芝一脸迷茫的小样子,显然他刚才顾着吃饭了,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也不晓得他们为何发笑。也可以理解成即便他听清了他老爹说了什么,也不懂这话有啥好笑的。

    马氏也觑了自个儿儿子一眼,眼中有着嗔怪,这个东山,啥时候说话这么没个注意的。夫妻间的悄悄话,该回房说才是啊~~

    也许是受李半夏的影响,在面对她的时候,刘东山常常会忘了场合,忘了妥与不妥,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说自己想说的话。

    一看大家都笑话他们,李半夏可坐不住了,指了指对面的几个小鬼:“你们也别笑,说,你们刚才都看啥呢?”

    “……”几个立即不吭声了,别说李半夏,就连马氏甜甜等人也都觉着这几个孩子有事了。

    孩子们向来是有啥说啥,什么事能让他们憋这么久,什么都不说?

    “豆芽,你跟姨说~~”

    平时话很多的豆芽这回忙摇摇头,转而看向当归,这事还是由他说的好。

    李半夏完全被这几个孩子挑起了好奇心,她实在想不出会有什么事,能让几个孩子有这么奇怪的反应。

    “当归?”

    “……嗯,这事是这样的……”刘当归把刚才从二丫嘴里得知的事情与李半夏说了一遍,李半夏这才明白这几个孩子刚刚种种奇怪的反应。

    二丫有一位爷爷,今年已经快八十岁了,她爷爷膝下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平时爷爷都在跟二儿子过生活。

    二丫爷爷近两年身体不好,一开始只是小病,后来就演变成大病,这一病就卧床不起。听二丫的描述,她爷爷同时患了好几种病,有气涌,有筋骨痛,到后来还有了心脏病。

    有时大半夜睡着的时候,一口气喘不上来,或者是一口痰卡在喉咙里,很有可能就要了二丫爷爷的命。

    别人生病,能起床说明身体好了不少,至少比抱病在床要好。而二丫的爷爷,却不能睡觉,也无法入睡,他只能坐在椅子上。屋旁边的人都说,如果她爷爷有一日连坐都没法坐的时候,那证明他真的不行了。

    本来前两天,她爷爷的情况还是有点好转的,只是突然变了天,她爷爷又着了凉,这下子病得就越发严重了。这两日,二丫看到她爷爷整日不能睡,虚弱苍老的身体“钉”在椅子上,一坐就是一天,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了。

    几个叔叔本也不是不孝顺之人,只是最近两年,大伯家里时运不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对二丫她爷爷的事就不想管。正好二丫她爷爷平时都是跟着老二一块过日子,许多事他也就装着不知道。

    还有一位小叔,他在外面务工,一年到头也都回不来两次,别说送她爷爷看病、给钱他抓药了,就是回来看他的回数都是极少的。

    二叔倒是一个孝子,对老人家也十分的舍得,有啥好吃的好喝的第一个就想着她爷爷。只是这老人家病了后,是吃不能吃,喝不能喝,他想遍了法子也不能让他多吃一点儿。

    而这个二叔家里的日子最困难,因为二丫爷爷病的关系,二叔即使外面有活干也丢不下这个家。老人家又常年吃药,家里实在是负担不起,二叔也常常是捉襟见肘,弄得没了法子。

    再加上二婶常常为了这个事儿与二叔争吵,一会儿不给老人家买药,一会儿又非要老大老三都分担一点儿,说啥“老子是大家的老子,也不该他们一家人承担这个钱,出这个力”。

    老大和老三要是不肯出这个钱,她就要给老人家断药。这药一断,老人家就容易病发,到时候那可就……

    二叔是怎么都不肯的,坚持要给二丫爷爷买药。刚开始的时候,她二叔每买一次药,就和她二叔吵一次,到后来,吵架是越来越平凡,二婶是天天要闹着回娘家,说是和这个孬子在一块没好日子过。

    老人家的病到了后来,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有的时候半夜小便失禁,弄到了床上。二婶对这些事,反感得不得了,即便这些都由二叔自个儿照顾,不用她清理,二婶都忍受不了这种种。

    前两天,二婶和二叔大吵一架后,抱着孩子回了娘家。而二叔,一方面跟媳妇儿吵架吵得是烦躁不堪,另一方面家里连吃饭的米粮都没了,老人家又要抓药,这一切都快要将他逼疯了。

    没有人知道,二叔两人还能坚持多久——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