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344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344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344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

    ——

    多谢金银皆多多妹纸的评价票,还有zhuxxhy88 妹纸的香囊,谢谢你们了!

    ——

    ——

    怪!实在是怪!

    李半夏一进房,就发现刘东山今日与平时不同。

    刘东山朝李半夏招招手,李半夏愣愣地过去了,刘东山不由分说,将李半夏按到床上。接着,自个儿也躺了下来。

    一双大手牢牢箍紧了李半夏的身子,头趴在她的胸口,久久都没有出声。

    “东山,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李半夏推推他,被他的动作吓着了。

    刘东山也没出声,只是把李半夏箍得更紧了,李半夏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腰发出一声清脆地响声。

    “东山,我腰,腰都快断了~~”

    刘东山从李半夏胸口抬起头,就在李半夏以为他终于没事了的时候,刘东山又直直往她面门上压了下来。

    这一次,目标是李半夏的嘴巴。

    抱住她的头,狠狠吮吸了一阵,把头重新埋在她的脖子里。李半夏整个人都僵掉了,只觉得嘴巴那块麻麻的,心尖也是一颤,就跟被电击中了一样。

    不一会儿,脖子处也传来了麻痒,就跟被猫儿舔动着手指一般,等李半夏回过神来,刘东山已经将她的脖子“啃”了一圈了。

    这一下,李半夏的脸红得滴血了。身体不断地往下钻着,恨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

    她这辈子什么事都碰见过,唯独这事儿,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她和东山成亲也有一段时间了,该发生的本该早就发生了。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再加上前一阵子东山的腿受伤、她前去边城寻找神医,一连串的事情下来,以至于到现在他们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

    这个事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李半夏自个儿,几乎就没想过,或者不好意思想。

    别看李半夏平时胆儿不小,可是在这方面,可害羞保守着呢。就是村里妇人,聚在一起说些个带点少儿禁止的段子,她都能脸红个半天。那青涩的小样子,倒十足的像那古代未出阁的大姑娘。

    再加上她在男女关系方面,有些个大而化之,心思压根就不往这方面想,所以刘东山几次尝试也都等于对牛弹琴,她完全一窍不通了。反而是刘东山,还生怕自己举止粗鲁,把她给吓坏了。看她跟个孩子似的,即使睡在他身边也是一副“完全放心”的样子,真是让他哭笑不得,不晓得拿她咋办了!

    他也是一个很正常的男人,自己喜欢的女人每天就睡在自己身边,还能忍着啥事都不发生的男人那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最近的一次,刘东山明明已经将她抱在怀里,已经准备亲她了,她自个儿的脑袋倒是前一步窝进了自己的怀里。还享受地喃喃,说睡在他的怀里好舒服。他的手,在她背上游移,刚想伸进去解她的衣裳,就见她突然叫了一声:“东山,你的手好冰哦,我给你捂捂~~”

    刘东山满腔的热情啊,被这方面有点小白的李半夏顿时给淋了个消失殆尽。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不怕死地继续,可能真的就被她当成她和欢子说的故事中的大灰狼了!

    刘东山是好气又好笑,但他对李半夏又是极其地宠溺的,她还没准备好,那他就多给她一些时间。反正,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呢。只是,这夜夜美人在怀,却什么都不能做的滋味,可真是折磨啊折磨——

    这也不能怪李半夏,李半夏在现代,就是一个从未有恋爱经验的孩子。二十多岁的姑娘,可不就是一个孩子麽。情史丰富的还要些,偏偏李半夏就是一个情史一片空白的家伙。

    她长得也漂亮,性格也还不错,就是对感情方面不大感冒。从小到大,就是草药和针灸能让她提得起兴趣,其他的那是想都没有想过。对于她而言,结婚成家是二十五岁以后甚至三十岁以后再想的事情。

    而且她爷爷也说过,这年头姑娘家不愁嫁,哪怕是三十岁的老姑娘,等着娶的人还有一大堆呢,急什么急呢。

    这原本是李老爷子一次看电视,说是一个初中生因为早恋而自杀,便想了这么套说法给他孙女儿洗脑,让她不要早恋。没有想到,这句话她闺女可是真的听进心里去了,而且奉行得十分的彻底。

    即便到了大学,李老爷子也想看看自个儿孙女的眼光,问她有没有交往的男朋友时,李半夏都回给他一个“抱歉,还没有,并且很长时间都不会有”的眼神。弄得李老爷子直道失策,还担心他的孙女这辈子会不会做个女光棍。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半夏在边城那么长时间,身边出色的男子那么多,却从不曾往这方面想的原因。一个自然是因为她已经有了深爱的丈夫,另一个也就是她下意识地习惯性地举动。

    一个男人出现,李半夏总是喜欢将他们归类到朋友的行列,对男女感情这种事她是想都不会想的。这一方面可能源于从小喜欢与草药为伍的她比较笨拙,处理这些事来会让她觉着很烦恼,另一方面她不知受什么影响,总觉得友情比爱情要更加长久。

    这种想法很奇怪,有这种想法并一直这么做的女人更加奇怪,但你又不得不承认,生活中还是有不少这样性格的人的。

    所以刘东山就认为自己很幸运了,她一到这个地方来,就定好了他们的关系。否则凭李半夏的性格,想要让她上心还真的不容易。并且还要时时担心,她会不会被某个优秀的家伙给拐走。

    这当然也是因为刘东山是一个值得让她爱的人,要不然李半夏也不会对他情深至此。

    很多人都认为,凭着李半夏的医术还有才干,她本来值得更好的人,会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她施展。即便这是一个男尊女卑的世界,女子只要有机会,照样会有用武之地。

    尤其她还身负一身上乘的医术,更是神医张荆南的关门弟子,就凭这一个身份,就足够别人对她另眼相看了。

    凭她的医术,还有她的相貌,随便嫁一个人可能也比刘东山这个小门小户的男人要强。他成过亲,还带着三个孩子。在这方面,李半夏嫁给他,也太过委屈了。

    但是李半夏并不这么看,她从来不认为她和刘东山不相配,相反,她从没有认为一个人会比刘东山更加了解她,更加包容她、对她好。

    每个女人,所追求的感情和婚姻都不相同。有些人,追求的是生活无忧和荣华富贵;有些人,追求的是安稳,平平静静地过完下半生;有些人,谈不上什么追求,就是年龄到了,要成亲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人凑到一块儿,就过呗。

    李半夏的则不同,她喜欢刘东山,真切地拿他当自己的夫,自己的爱人。就像结婚的誓词说的一般,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贵,她都能对他不离不弃。

    她不但喜欢刘东山,也喜欢三个孩子,尊敬他的爹娘,友顺他的弟妹。当这每一件事都不是出于义务,而是她心甘情愿并且从中寻找到各种乐趣的时候,这种生活该是多么的满足与美好?

    与无数的女孩子一样,都希望自己能是丈夫的初恋,是他的唯一。孩子是彼此的,他们一同感受第一次做爹娘的喜悦。

    然而,当幸福来临的时候,对这些过去的无法改变的种种也不必苛求。一开始是不在意,没有感情便不存在他是不是成过亲,生过孩子。相处过后,真正喜欢上了,又可以放下这些。

    毕竟,这些是在认识你之前,他和他原配妻子生的,在感情上,他没有不忠。在生活中,他是一个好儿子,一个好父亲,也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一个丈夫,又还有什么所求的呢?

    而且,除了对刘东山有情,对那三个孩子,李半夏也同样有情。他们都是一家人,她不希望在这些事情上钻牛角尖,生活是如此美好,幸福就在自己的身边,她何苦执着旧事,让幸福蒙尘?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外面的天地再广,也比不上这里的恬和宁静。名利权势,荣华富贵,又怎敌得上亲人相伴,与爱人执手到老?

    望着埋在胸前的男人,李半夏伸出手,也紧紧地拥住他——

    在这个小村子里,有她所憧憬的一切。这样的生活,她再无所求。或许,再过上一阵子,她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说起来,甜甜那个鬼丫头可是有好几次摸着她的肚子,问她何时给他们添一个弟弟或妹妹了。每一次欢子拿“家里最小”的身份和她抢东西时,她总会无端地被扯入他们的风波。原因是她的肚子太安静,早点生个小的下来,她的小弟就不会如此“嚣张”了。

    想到这些,李半夏也有点想做母亲了,盼望着那个未知的小生命能够到来——

    她,和东山的第四个孩子。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