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390 傻相公~

390 傻相公~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390 傻相公~

    上官舞融从张凤无的怀里爬起来,抹了两把泪。要不是看到李姑娘生命垂危,大哥又自责不已,再加上张凤无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上官舞融是绝对不可能哭的。在她看来,哭是最没出息的表现了。

    “融融,不要哭~~”幼稚如孩童一般的声音传来,张凤无有些笨拙地拍着上官舞融的背,看到张凤无这样,上官舞融刚抹掉的泪又飙出来来。

    一阵拳头挥过去,“都怪你啦都怪你,害我又哭了~~太糗了,真是太丢脸了~~”虽然相公现在变成了一个白痴,上官舞融还是觉得在别人面前哭很丢脸,很不自在。哪怕这个人是张凤无,他要是清醒的,一定会笑话自己,说她就这点出息~~以至于许久没对张凤无招呼的暴力因子都暴露了出来。

    “融融——”

    “闭嘴!不准再说了!”上官舞融威胁地挥挥拳头,张凤无立马就老实了。

    今天的融融真的好可怕哦,一点都不温柔,一点都不可爱~~他不喜欢这样的融融,张凤无揉揉自个儿的胸口,敲打了一下。

    他很想问:融融,我身体是不是有了什么毛病?因为这个地方好痛哦~~可是融融让他闭嘴,又对他那么凶,张凤无低下头,不敢再说了。

    见他耷拉着个脑袋,上官舞融又有些不忍,揉揉他的头道:“好啦好啦,算我错了还不行?我不该对你凶,你就别生我气了~~”

    “我没生融融的气~~融融心情不好,可以尽管拿我出气~~”说着,张凤无躬下了身体,把自己的屁股撅起来对着上官舞融,很够意思的道:“融融要是不高兴,尽管踹我踢我,我不会喊疼的。”

    上官舞融真是哭笑不得。“真是个傻瓜!”想起这些日子和张凤无相处,虽然自己心里挺难过挺压抑的,无时不面对着周遭的许多危险,但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相公那么严肃的人,单单是端着一张脸就吓倒一批人了。虽然自己胆子大,喜欢在老虎嘴上拔毛,可他要真是动起怒来,她还真是有点怕他嘞!

    就像现在这样,以前她哪有那个机会摸他的头,让他乖乖撅起屁股让她踹?相公这样,还真是很可爱呢。

    张凤无看上官舞融只是抚摸着他的背,并没有要下手的意思,回过头,问道:“融融,你怎么还不踹啊?我腰都酸了,你不踹我可就起来,不给你踹了~~”

    要不是心里装着李半夏的事,上官舞融定得被他那好笑的样子逗得笑趴了。

    “好了,腰酸了就站起来,像个呆瓜~~”上官舞融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每次相公发病,时好时坏,有的时候一声不吭、有的时候像个小孩子,而有的时候会稍稍恢复一点神智。这么长时间以来,上官舞融早就摸清这之中的规律了。

    咬咬牙,略微犹豫之后,还是伸出手,拍拍张凤无的脑袋,有意识地拍了金针封穴的那个地方。

    每次触碰这个地方,张凤无都会受到刺激。他本能地抵制着别人触碰他的这个地方,因为是上官舞融,这是唯一一个不会放张凤无感到紧张和需要戒备的人。

    但他没有想到,每天都陪着他玩的,他最信任的融融居然碰到了那个地方。

    看到张凤无身体剧烈地一颤,整个人霎时间都变得紧张惶恐起来,害怕地蹲到墙角,上官舞融恨不得一个巴掌抽死自己。但现在,她别无选择,明知相公因此会受到伤害,她还是要试上一试。

    “没关系~~”墙角的张凤无不知何时爬了过来,他蹲在地上,望着上官舞融内疚的脸,扯了扯她的裙角。“我知道,融融不是故意的~~不过融融下次要记得,不要碰我的那个地方了,好不舒服的~~”

    上官舞融心尖都在发颤,只觉得这样的相公,让她又想要哭了。想对他动粗,使用暴力?拜托,她又不是神经病,这种情况下谁还能下得去手?

    张凤无脑中灵光一闪,有什么东西飞快地从他脑袋里窜过,他想要抓住却抓不住。

    “为什么不能碰那个地方……为什么那个地方碰了就不会疼……不舒服,为什么会不舒服?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这不是我……我不是这个样子的……”张凤无抱着自己的头,努力地想想起些什么。

    “相公?”上官舞融拉开他的手,随地而坐,坐在他的旁边。双手紧紧握着张凤无的手,不让他在失去神智的情况下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慢慢地,张凤无的眼里恢复了一丝的清明。却还是如一个刚出生的小生命一般,对着这个世界有着不确定和未知的恐惧。

    上官舞融赶紧趁热打铁,“相公,我问你哦,一个人要是中了不知名的剧毒,你有什么办法吗?”

    张凤无傻兮兮的摇摇头。

    上官舞融不准,“相公,你再想想啦。”相公的脑子那么好使,她还没有看见过有什么事能够难倒他的,再危急的情况他总能想到应对之策。长此以往,上官舞融对张凤无的智慧是深信不疑。

    想他一个严肃的“小老头”,要不是脑子足够聪明、长得足够帅,怎么能让她上官大小姐如此对他死心塌地,乖乖跟着他过一辈子?

    “融融~~”张凤无央求地唤道,他是真不知道。

    “想!”上官舞融毫无商量的余地。

    这个傻相公,就像那啥那啥,磨子,非得逼着赶着才会转。

    “我……”

    “嗯?”威胁的一哼,张凤无飞快地又低下头去。

    那眼神,就好像在说:你再说一句或者再摇一下头试试看?

    张凤无双手托着头,只得勉为其难的想着,可怜上官舞融这边急得要死,这个死老张居然敢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跟她装忧郁?

    “你到底想好了没有?”这话听着危险,她的样子更危险。

    “嗯~~有了~~”

    “是什么是什么?”上官舞融欢快地蹭了过去,她就知道她家老张最聪明了,即便变笨了还是最聪明。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