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453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453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453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流锋想要告诉她的事,只有等他醒来才能知道了。

    封炎有危险,他到底有什么危险,危险来自哪方,他现在又在哪里?这一切一切,都是个谜团。

    李半夏也不禁为封炎担心,流锋是他的心腹,他伤得这么重,在昏迷之前说的都是他家主子有危险,看来封炎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

    封炎的本事她清楚,有勇有谋,出手又狠,谁能把他们主仆伤成这般?但现在,她担心亦是无用,只能寄希望于封炎机警勇猛,能躲过这一劫。而她,就专心医治流锋,让他早日醒来。

    李半夏一行从房里出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刘江和旺声,正在喂流锋喝药。这服药下去,流锋的毒便会得到控制。三日后,她再来为他清除体内的毒素。

    这三日,他们恐怕还多得费点心思。流锋是遭追杀,若是那些追杀之人跟着来到了这里,那恐怕又是一场不小的风波。

    为了让他安心养伤,李半夏将流锋秘密转到一个地方修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或许是她能为他们主仆唯一能做的事。

    流锋被抬进房里的时候,许多人都看到了,刚刚跟着李半夏一起出来的南宫夏焱也看到了。

    当他看到浑身鲜血的流锋的时候,温文尔雅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惊讶和恶毒。难道他们之前就认识?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

    “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爷,正是封炎的心腹。”南辕捏紧了手中的剑,回道。

    “他在这里,封炎也一定就在附近。”南宫夏焱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眼里透露的信息只有他们两个能看得明白。

    “是。”南辕和北辙躬身领命,“属下遵命。”

    “那娘娘的病……”从今日的事情来看,这位李姑娘还是有两下子的,并非浪得虚名。虽然他们自始至终都被隔绝在外面,还是能够想象得到当时的情况有多么的危急。

    而且从妙手仁心堂大家对她的态度。还有外间百姓对她的评价来看,这位李大夫是个医术和医德都十分高超的人。至少,在某些事上,她是一个可以信得过的大夫。

    “再等等。”

    她是敌是友,还不清楚。这个时候,贸贸然就让她接近,可能会坏事。那个封炎,也是一个麻烦。

    “很抱歉,三位,这里太忙了。前面也还有许多人等着。恕我不能招待你们了。几位若是想在附近转转。我倒是可以让小白带着你们多走走。”李半夏笑笑,笑容中有着勉强。

    就在方才,她想起被她遗忘的三位故友,下意识地回头。无意中李半夏惊见南宫夏焱脸上那个未来得及收回的满是算计的眼神,心里一颤,一种不好的念头划过,让她对他们再也无法客气如初。

    尤其流锋受伤,封炎情况不明,他们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大杨村中,未免有些太巧了。那位南宫公子,自打第一次看见他,李半夏就断定这个人极其不简单。看似正派。做事总透着一股狠劲,让人见了心里总有些毛毛的。

    这样的人,她还是少打交道的好。惹不起,她总躲得起。

    还有一点,她这药庐里客人的确很多。她实在不能让他们等太久。

    “李姑娘太客气了,是我们冒昧打扰了才是。你忙吧,给病人看病要紧,我们三就在附近转转。这里山清水秀、明阳画栋,身处此中让人心旷神怡、怡然舒畅,定得好好领略一番才是。”

    “待客不周,还请三位海涵。”李半夏告罪。两厢又客套了一会儿,李半夏送走了三人,回到了前面。

    “半夏姐姐,我看这三位不像什么好人。”小白动动鼻子,望着他们背影不满道。

    “哦?小丫头,你不是很喜欢那位大哥哥麽,怎舍得说他是坏人?”

    “也说不上是什么坏人啦,就感觉那人心思很深、很有野心的样子。”小白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哪里来的。那位俊公子,还是笑起来好看。当他冷眼瞅着属下的时候,真的好可怕哦~~

    李半夏一愣,随即摸着小白的头,轻轻拍了拍。

    有时候你需得相信一个小孩子的直觉,他们用那双纯真无邪的东西,总是能够看清楚许多大人看不清楚的东西。

    “小白,刘江,还有旺声,这位病人伤得很重,我需要把他另找一个清静的地方修养。你们仨,轮流去照看他,帮他煎药,替他换药的事就交给你们了。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你们要切忌,莫要将这事向他人提及,晓得了吗?”李半夏将小白、旺声还有刘江三个孩子叫到一处,细心嘱咐。

    “半夏姐姐,你这样做是不是怕有人要找这位哥哥的麻烦啊?”

    “……”

    “小白,不该问的不问,反正半夏姐姐吩咐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好了。”旺声拉过小白,温言劝道。

    小白嘟着嘴,看到李半夏脸上的为难,点点头,“好吧,半夏姐姐说什么便是什么了。半夏姐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照看好他的,也会好好照顾他,让他的病早日好起来。”

    “嗯。但你们自己也要多加注意,凡事小心。”安全起见,她必须想好防护措施才是,不能为了照看流锋,连累了这三个爱子。李半夏做事向来谨慎,事关流锋和三个孩子的安危,一点疏忽都不能有。

    不是李半夏想得多,只是类似的事也见过不少,现在还不知道对方都是些什么人,若是一些心思歹徒、不惜伤害无辜之徒,可能连药庐都会受到波及。她必须防患于未然,不能让悲剧有一丝发生的可能。

    地点定在哪里,这倒是不难。在离妙手仁心堂不远的山上,有一座茅屋。那座茅屋空置很长时间了,本来是三叔公在瓜季看野猪睡觉的地方。

    这个时候茅屋大多都不住人,李半夏曾经到过这个地方,那时候三叔公就跟她说过,有事没事采药的时候可以到这个地方歇歇脚,里面虽然简陋,但是一些该有的锅椅板凳之类的还是有的。

    她只需跟三叔公打个招呼,说借用他的茅屋一段时间就行了。这段时间,让流锋在里面专心养伤,她则尽快为其解毒。至于之后的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半夏很不喜欢麻烦,但麻烦偏偏喜欢找上她。既然麻烦都来了,她也没有怕麻烦、不顾他人置身事外的道理。

    这些事情,她还真做不出来。即便她知道,救下流锋,可能会给自己惹来一身的麻烦。但她是大夫,如果见死不救,那么也不配再背着大夫之名在这个世间招摇过市下去。更何况,封炎算是她的朋友,对她有救命之恩,就算千难万难,她也不会在他们有危险时对他们弃之不顾。

    在这种情况下,她只有加倍的小心,把所有要考虑的事情都考虑到,才不会因为一时大意而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黄昏时分,一辆装垃圾的骡车停在妙手仁心堂外。一篓一篓的垃圾被搬上了骡车,这里是药堂,有无数的病人看病,会产生许多垃圾。这个情景,每个黄昏都会上演一次,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

    药堂里的小药童赶着骡车上了山,那里有个很大的坑,是填埋垃圾的。药堂每日会倒掉许多的药汤药渣,还有许多可能对动物有害的草药,需得合理填埋才稳妥。

    这辆骡车在天黑之后回来了,除了比平时多耽搁了一点时间,没有多大的差别。至于那多出的工夫,也很好解释,因为今日的垃圾格外的多一些。

    药堂百米外,一棵大树之后,南辕将自己所发现的事情禀报给了南宫夏焱。

    “再探!”南宫夏焱挥挥手,南辕便消失不见。

    在药堂偏里一间的小屋里,帷帐被重重拉下,光线昏暗,只知道里面的人病得很重,因为小李大夫彻夜守在那张床旁边,其他人也在不停奔忙。

    下午,流锋的毒已经得到了控制,谁知晚上剧毒再次发作,在众人齐心协力努力下,才再次将他的毒控制住。当他们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

    翌日黄昏,同一辆骡车,又停在了妙手仁心堂外。这次垃圾比上次似乎还要多一些,药童赶着骡车上了山,在山上又多呆了大片刻,才下了山。

    厚重的帷幕后,传来病人均匀的呼吸声。

    李半夏庆幸一笑,情况总算是稳定了。其他大夫也都很是欣慰,熬了两天,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这种毒本就变幻不定,在解毒之前必须时刻留意,稍有差错病人便性命不保。

    即便病人的情况稳定下来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一个老大夫外加一个药童守在旁边,等着病人醒来。

    李半夏两日没回家,人实在疲惫得紧,洗了个澡,好好吃了顿饭,正打算晚上去接老大夫班时,旺声急急跑来。

    “李大夫,药庐出事了——”

    …………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