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490 辣手女郎

490 辣手女郎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490 辣手女郎

    “你最近一直在打听玉笛公子的行踪是也不是?”

    “张少爷?你知道他的下落,他现在好没好,有没有什么事?”

    上官舞融神色复杂地看着她,眼神有着躲闪,起初的笑脸也慢慢冷却下来。

    李半夏心中咯噔一声,涌过不好的预感。什么样的事能让舞融变色?单是这一点就了不得了。

    这个丫头近乎变~态的淡定,无论身处怎样可怕的窘境依然笑容不改、从容镇定。即便上次张凤无身中剧毒,形如痴傻,江州府危如累卵,她还能若无其事的荡她的秋千,顺便开开她的玩笑。

    李半夏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当时就在想着,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怪胎?了解她越深,就越是感觉到上官舞融是一个多么神奇而力量强大的女子。

    至少,李半夏还没有见过有什么能难住她、让她冷然变色的东西。

    “舞融——”李半夏再一次确认,希望她能告诉她。不管是好是坏,她都想知道张大哥现在怎么样了。一想到他病得那么重,上次还动用了那么多的真气,李半夏就吓得不寒而栗。

    上官舞融叹了口气,“他还活着。”

    “还活着~”就这几个字已经够了,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但等等,如果情况真的这么乐观,舞融也不会如此吞吞吐吐了,难道张大哥正在遭受着什么可怕的折磨还有危险?

    似乎看出了李半夏在想什么,上官舞融上前,左手搭在她的肩上,紧紧地握着她的肩,好似在通过这种方式,默默地安慰支持着自己的好友。

    “答应我,暂时不要过问,玉笛公子的确是遇到了些麻烦,但或许是他命不该绝吧,他遇到了一个人。”

    “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她是一个穿着红衣裳的女人。这个女人,似乎知道我的人在跟踪她,很快便将他们给摆脱了。”

    “跟丢了?”

    哪个人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摆脱舞融底下人的追踪?要知道,帮上官舞融追踪的属下是上官将军麾下精锐中的精锐。而上官舞融秘密的情报系统,比起皇家的也丝毫不逊色。虽然李半夏并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凭她这么长时间亲身了解,她远在大杨村,舞融这小妮子对她的事都了如指掌,什么时辰什么地点包括做了什么事,甚至说过什么话她都清清楚楚。

    让人可怕的丫头!

    幸好舞融没想着要打听她的隐私,否则她还真得想个法子,先得堵上这丫头的嘴,否则她的生活还真是寝食难安。

    带走张大哥的那个女人的身份,连舞融都没有摸清楚,由此可知该有多么的神秘。上官舞融曾经和她说过,只是在江湖上走动过,或者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都不能瞒过她的耳目。

    虽然那次是小妮子喝醉了,和她狂侃时有点吹嘘的成分,但绝对也是符合真实情况的。这样的一个人,是张大哥认识的吗?她为何带走张大哥,是想救她,抑或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李半夏对江湖上的事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张决明结识了哪些人或是有哪些仇敌,更是一无所知。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半夏除了祈求那个姑娘真的想救张大哥,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点正是我担心的,玉笛公子在她手上,我们又失去了他们的行踪。接下来的一切,就超出我们的控制了。但你也无需太过担心,属下来报,说那个姑娘曾经去永南药铺抓过药,是止咳平喘的。从这点来看,她想来不至于对玉笛公子不利。”

    李半夏目中霎时露出热切激动的光,没有什么消息比这个更能令她振奋的了。然而上官舞融一直紧皱的眉角,引起了她的注意。

    “可是舞融似乎在顾虑着什么,就是这个让你难以下判断是吗?”李半夏心思敏锐,看事情也看得分明。事情若真像上官舞融想的那样,那她就不会紧锁眉头了。

    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原打算就告诉她这么多的,好让她暂且放下心。这些日子以来,她每日都在打听着张决明的下落,难得有了他的消息,她不能不告诉她。

    李半夏定定地看着她,等着她开口。她的神情已经平静了下来,不管听到什么消息,她都已决定冷静面对。

    如果张大哥真的有什么危险,那她们这边也不能自乱阵脚,她们要是一开始便放弃了,那张大哥岂不更没希望了。

    “据属下传回的消息说,那个女人颇为邪气,举手投足都带着诱~惑和危险。她下手毫不留情,不管是谁冒犯了她,哪怕只是盯着她看了几眼,她轻则挖了那人双目,重则取他的性命。”

    “……”李半夏已经不忍再听,她能够想见那些人死得有多么的莫名其妙。身负绝学,哪怕不做好事,也不该拿武术逞凶斗狠,随便决定他人的生死。那些死在她手下还有伤在她手下的人,又该是何等的无辜。

    若这样的人,张大哥一个不留神,或是不小心激怒了她,又会遭遇什么难以预料的后果?就算她出于某种原因救了张大哥,以张大哥的脾气,自然看不惯她随意杀人,到时候若是争斗起来……李半夏不敢想。

    最完美的状态,就像那些电视演的那般,那个女人喜欢张大哥,这才千方百计的要救她。但像她这样视人命如草芥,又如何敢保证,她在恼羞成怒之下不会伤害张大哥?

    上官舞融张了张嘴,她只说了这么多,半夏就这幅神情,若是她将所知道的事情全都说出来,她会担心成什么样子。

    “舞融,你……”李半夏焦急,“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瞒我了,将所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吧~~”她这样,可真是急死她了。

    “好,我就告诉你。墨雨和天雷一路追踪,他们追踪的技术在整个卞国都是一流的,一开始连那个红衣女子都没有发现。在一间客栈里,墨雨和天雷发现了玉笛公子的行踪,想把他悄悄带回来。他们看过那个女子的武功,深不可测,他们两人合力在她手下都走不过五十招。”

    “无奈之下,他们两人只得留在客栈外,密切关注着客栈里的情形。墨雨做事稳重,人又机警,他总能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判断。那个时候,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等。等一个机会,只要那个女人离开客栈,他们就可以将玉笛公子给‘偷’回来。天雷的偷术一流,即使在皇宫大内,想要取一件东西也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这两个人联手,本来是什么样的情况都能应付得过来的。但他们在客栈外等候了许久,都没有找着机会。天雷尝试着靠近,还没靠近几步,就立即引起了那个女子的警觉。而据天雷说,若不是玉笛公子关键时刻醒来,拦下那红衣女子击出的一掌,他和墨雨很有可能回不来了——”

    “墨雨和天雷,他们没事吧?”张决明还是安危难料,墨雨和天雷是绝对不能再出什么事了。如果因为打听张大哥的事,而连累了这两位兄弟,她于心何安?

    “你别担心,他们只是受了点轻伤,将养两天,就没什么大碍了。”

    “那张大哥呢?”他那样的身体,哪还有力气阻止那个女人出手。一个错手,抑或力气稍微用大了那么一点,张大哥的身体恐怕都支持不住。

    上官舞融的脸色着实难看了起来,因为这就是他一直想说又不好跟她说的。“玉笛公子生生受了她一掌,当时情况紧急,天雷只看到玉笛公子被她一掌给震飞了出去。而那个女人,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连忙飞了出去,接住了玉笛公子。墨雨和天雷,就是在这个间隙,才逃掉了一劫——”

    “什么……张大哥他……他……”李半夏身体晃了晃,差点站不稳。此刻,她真的忍不住要痛骂,为什么所有的伤、所有的痛苦都要张大哥一人承受呢?得了那样可怕的绝症,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自己,还一直想着帮助别人。为了别人的事,弄得自己遍体鳞伤。旧伤未愈,新伤一道加一道,眼看着他随时都要倒下去,就在这时,又遭遇了那致命的一击……

    李半夏是大夫,她知道张决明的身体糟到什么样的程度。以他的状况,受了那样的伤,根本就是活不成的。

    “半夏,你别伤心啊~~玉笛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我再派其他人去,就算将天下翻个底朝天,也一定将他的下落给找出来。相信我,他会没事的~~”

    “不行,舞融。”李半夏知晓她的好意,可是她不能再让她的人冒险了。“你还是先把你的人撤回来,不要再去追踪那个女人的下落了。墨雨说得不错,以他们的武功,根本就不是那红衣女子的对手——”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