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499 多情书呆,无情冷妹纸

499 多情书呆,无情冷妹纸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499 多情书呆,无情冷妹纸

    “容敛啊,前面应该就是逍遥峰了吧?”连续骑了多天的马,李半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份儿了。

    她也算是强悍的了,毕竟没什么功夫底子,虽然马术不错,但一个平常人哪能成天在马上呆着。

    当然,她并不想承认这种口气有向容敛撒娇的嫌疑,暂时将它解释为过度疲累所致。

    再观容敛,高手不愧是高手,一连赶了这么多天的路,虽然添了不少风尘,却还不出什么疲惫之色。身手矫捷,精神集中,眼神如刀,一路都处于高度地戒备状态,哪怕身处祥和市井之中,也绝不放松警惕。

    “容敛啊,你太紧张了啦,放轻松,这样很累~~”李半夏一路上无数次这样对容敛抱怨道。

    容敛头都没回,继续赶自己的路。但不知想到了什么,马儿停下了一会儿,想了想,回头朝她“嗯”了一声,然后继续赶路。

    李半夏在后面哈哈大笑,容敛一定是又想起了舞融之前的嘱咐,一路上要是敢不理她,回头就让她吃苦瓜……呵呵!说笑,回头就给她好瞧,以至于容敛现在比起高度戒备四周环境,更加高度戒备李半夏随时脱口的话。因为以她过往的经验来看,与一个人搭话比对付最可怕的敌人还要可怕、困难。

    哪怕只是一个“嗯”,容敛都坚决执行到底呢。

    舞融的威严哪,还真是可怕。

    真不知道她平时是怎么“虐待”她的这帮手下的,以至于强悍如容敛,表面上冷冰冰的,一提到舞融,就绝没有半分的违逆。

    即便是一些在李半夏看来很哭笑不得的命令,该说舞融对她太厚待了吗?

    虽说自己很想告诉容敛,不必故意答话,更不必如临大敌,她不是老虎不会吃人,更不会因为她少说一个字就回去向舞融告她的状。但看到容敛这么可爱的反应,李半夏直觉着这很有趣,嗯,她想这样就继续让她这样好了。

    这一路,还真是无聊啊~

    也因为容敛,李半夏一早有些紧迫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她照样马不停蹄地赶路,照样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张少爷的病,沿途遇到有经验的郎中,也都会停下马来,耐心与他们请教。

    在她的心中,仿佛现在只有一件事。但她已经学会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是个大夫,她本身就是冷静的。哪怕心里再担心,面上也不会过度地表现出来。正如这一路上,她急虽急,赶路归赶路,却仍是笑对容敛,让她别因为这一段突然的旅程而赶到太难为。

    她听舞融说起过,容敛是一个孤儿,从小被她爹收养,纳入上官家门下。等她长大了,容敛就一直跟在她身边。直到前两年,舞融嫁给张凤无后,察觉到背后暗流涌动,有一股秘密的势力正在暗中对张凤无下手。

    上官舞融思量许久,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决定将一部分人化明为暗,在暗中听候调派,替她办事。这样一明一暗,即使明处被人盯上了,她依然还有一部分别人不熟知的势力,在关键的时刻能够派上用场。

    容敛便是其中一个,她一直潜在暗处,保护上官舞融的安危。即便上官舞融武功高强,并不需要别人保护,但有她在暗中,上官舞融也更加放心,至少不用担心别人会趁机对知州府下手。

    江州事了,该落网的也都落网,张凤无也恢复了健康,重新执掌江州。江州尽归制化,境内祥和,而他们这批由明转暗的近卫有的也都重新浮出水面。但仍然有一部分人,还留在暗处,以防他日之需。

    上官舞融做事,永远都是谋定而后动,永远都会给自己留一手,不会让自己处于不利地位。容敛显然很了解自己的这位主子,在上官舞融做决定之前,主动请缨留在暗处。

    这一次,还是因为那人是李半夏,上官舞融才临时将容敛征召出来。容敛是她最得力的属下,她办事她最放心,李半夏替玉笛公子找治病药方,本不是多么危险的事,但上官舞融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才特地派出自己的亲命近卫。

    但李半夏看得出来,容敛很尊敬上官舞融,不是因为她怕她,更不是因为舞融是她的主子,而仅仅是因为上官舞融这个人。

    她似乎总有一种让属下人为她不顾一切战斗、誓死也要完成任务的魅力,哪怕是这主子一时抽风,提出了让属下“头大”的命令,他们虽然头痛的要命,却还是无奈又悲催地去执行。

    就像是容敛,每次答话的时候都要愣上个几秒,自我纠结一会儿,然后微微抬头想想,最后才能从她嘴里听到那个“嗯”字。每次似乎都很苦恼,但还是滑稽又有趣地贯彻舞融的命令,李半夏每每见此,都会十分开怀。

    有个这样的活宝同行,就是想绷着脸都绷不住嘞!

    至于这一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容大高手有没有发挥她的功用,正确答案是“没有。”如果忽略容大高手一时手痒,给偷偷瞅她的书生一个拳头,让他顿时多了一只熊猫眼的话。

    说起那位书生,李半夏还真想打趣她两句。那个书呆,长得还不错,就是人稍显多了些。看到她家容敛那般英姿飒爽的样子,魂都飞了。呆呆站在路中间,忘了动作,马车来了还是一动不动。

    一瞬间,李半夏诡异地有一种进到了聊斋世界的冲动。尽管,容敛不像什么精怪,那书生却十足地有聊斋男主的感觉。虽然李半夏一直想不通,为何聊斋里的精怪都喜欢那种书呆子,哦,对了,除了那个道长,都是书生。

    看到这一幕,李半夏忽然有种脑冒灵光,一下子顿悟的感觉。原来书生和“冷脸精怪”,还是很有爱的啊~

    但显然,容敛和她不是一个想法。

    那可怜的书生,倒霉了。

    容敛一个“燕子三抄水”,将那个呆头鹅从人家马下险险救了出来,这一手,更是让那个男人看呆了眼,容敛本来就受不了他那呆子目光,被她这么盯着……在李半夏正自惊叹容敛身手华丽、身段优美,好一曲美女救书生时,一个拳影晃过,待李半夏看清楚时,只发现好大一只熊猫眼。

    而容敛呢,一道影子划过,人已经回到了马背之上。那个书生被容敛打了一拳,不但没有任何生气的症状,看着容敛的眼睛更是发出了光。

    “真是一个呆子!”

    人群中传来一阵哄笑声,而后又听到人群中传来一个男人的惊呼,“那是秦家堡的大少爷——”

    容敛看那个书呆还好死不死地盯着她,眼睛里发出的光亮让她浑身都不自在,最后愤怒地一夹马肚,逃也不急地骑马跑掉了。

    哪,容敛,你这是……落荒而逃啊!

    好一个多情书呆无情冷妹纸啊~

    容敛啊,你何以对那书呆这般残忍?瞧他失落的眼神,该不会以后都犯了“襄王有梦、神女无心”的后遗症了吧?

    李半夏脑子里自动开出一长串能够治疗相思病的药方,想了半天,终归不得其法。只得几个大字:心病还须心药医,解铃还需系铃人。

    但看容敛这状态,别说给这书呆治心病、解铃铛了,人家能够少附送一个熊猫眼就已经很厚道了。

    李半夏拍着笑愁的屁股,让它快快跑、快快跑,笑愁撒着蹄子就追了上午,很快便赶上了容敛。

    好机会!

    能打趣一下容敛,让容敛分享一下方才被书呆看中的心得,但考虑到容大高手那一拳头的力道和准头,李半夏捂着自己的眼睛,还是莫要太岁头上动土的好。揉揉那颗要搞怪的心,拍抚它,让它稍安勿躁,待她找个机会再去探探。

    话说,那个书呆是姓秦啊,只是不知那位秦公子与容敛,还有没有后续呢?李半夏捏着下巴,冥思苦想。按照以往的剧情发展来看,书呆和冷妹纸还是大有发展空间的。但现实毕竟是现实,天地这么大,遇见的人又这么多,有些人能见一面已是天大的缘分,又何谈能见到第二次?

    还是缘分这种东西,真的有那种看不见的魔力?抑或是那名为巧合的大手,能够将彼此毫无关联的两个人紧紧牵连在一起?

    不能问,总可以偷偷观察。

    她想看看,容敛是否因为刚才的事而有一丝心绪上的变化,抑或是她名为心湖的地方是否泛起了一圈涟漪。

    李半夏不否认自己有点小猥~琐,只是面对着容敛那冷绷着脸却又可爱得要死的样子,让她总是忍不住想要去逗上一逗,探上一探。

    容敛,很像他们家的当归呢。

    看到她,李半夏有时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家那别扭的小子,还真是可爱。要不是容敛比当归大了太多,李半夏甚至还有过将他们俩人凑在一对的念头。

    当然,前提是这两人不会同时揍扁她。

    与此同时,骑在前面马背上的容敛和秋枫院的刘当归同时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奇怪,谁在背后骂他(她)来着?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