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503 药浴

503 药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以人为容器,大多人都不会赞同。以动物做容器,反对的人就少多了。

    许多人都会说,若不这样做,医学永远都会停滞不前,到时候死的受苦的就不仅仅是条狗,还有数不清的人了,对吗?

    话是这样说,许多时候也是这么做,每每想起来,还是让人觉着心里难受。

    李半夏走向那只狗,手抚上它因为挣扎而凌乱的皮毛。原先柔顺的皮毛沾满灰尘和稻草,眼神中蓄满地是难以言喻地悲戚和痛苦。李半夏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在那只狗的眼里,她居然看到了泪光。

    它此时一定很痛苦——

    最痛苦的并不是痛苦本身,而是不知道这痛苦何时会结束。李半夏甚至觉得自己很残忍,因为如果没有她的到来,它可能就不会受这些苦。

    “李大夫,没有办法吗?”难道就任由它下去,这样还要持续多久?

    即便是看惯了生死的容敛,也觉得这种痛苦令人不堪忍受。

    “本来那群蜜蜂是可以救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它们没有来。”这个病很奇怪,类似癫痫,却比癫痫症来得复杂、来得强烈。李半夏触摸着它的身体,身体的热度吓得死人,就像是人处于高热的状态。

    这个症状,说明它〖体〗内的病原体还不稳定,高热和抽搐的症状就更加让李半夏肯定了这一点。

    现在这个情况,有两个处理办法。一是将狗〖体〗内的病原抽走,让它恢复健康。这一点李半夏暂时还做不到。且不说它〖体〗内是什么病原,如何种进去的她还一无所知,况且这个病原体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强行抽走很有可能让它瞬间毙命。

    还有第二个办法。也是目前唯一能够尝试的办法,但李半夏却在犹豫。

    如果不能抽走,就只有帮助它加速〖体〗内病原的进化。它现在的痛苦,更多的不是来自于那种病的本身,而是不稳定的病原体。若她尝试着将它〖体〗内的病原体引导到一处,让其趋于成熟。便不会不定时地发作。

    这样,或许它的痛苦尚能减轻。

    做了这一步,下一步她就可以专心研制出治疗那种病原的解药。她对现在的情况束手无策,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压根就没法弄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病原体。而一旦情况稳定下来,那便不一样了。

    若说真的有什么病,能让李半夏完全束手无策的话,那还真是不多。

    张决明的肺痨,已经到了末期,若是再早点发现。让她治疗,并且听她的嘱咐少喝酒、少耗动真气,张决明的身体决计不是现在的样子。李半夏也有把握,用她所熟知的那些办法来控制张决明的病,这样他至少还可以活很长一段时间。

    可是张大哥为了自己,一次次地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将自己的身体弄得五劳七伤,如果没有她,张大哥也不会落到如今这副田地。生命不由自主,就连整个人,都随时处在痛苦和死亡的阴影之中。

    想到张决明,李半夏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她在这边瞻前顾后了。许多事,不试一试、不搏一搏又怎么知道?

    “容敛,麻烦你将屋里的药箱拿给我——”李半夏的目中已经褪去了隐忧,转而换成了坚定和誓死都不放弃的决心。

    容敛望着认真起来的李半夏。也郑重地点了点头。一个闪身并进了屋,一个晃眼又已经到了门外,将药箱递到李半夏的手中。

    李半夏熟练地打开药箱,打开箱中的暗匣,从里面取出一个红色的小瓷瓶。

    容敛眼中闪过疑问。但她忍住了没有问出来,李大夫正在认真做事,她还是不要打扰她。

    “将这个服下,一会儿不管看到什么事,都不要出声。”李半夏掏出一颗药丸递给容敛,容敛看着那个乌黑色的药丸,毫不犹豫地便吞了下去。

    记得上次,李半夏让她吞下药丸的时候,她还停顿了几秒钟。这一次,是想都不想,这是不是意味着她打从心底开始相信她?还是说,在她的心里,已经将她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李半夏给容敛吃了一颗,自己也服下了一颗,过了会儿,等到药效大约起作用的时候,目光又再次投向了那个红色的小药瓶。

    这个药瓶里究竟装的是什么,为什么李半夏这么慎重?将它特意存放在自己药箱的暗匣中,事先还有服下药丸。

    难道它是什么毒药?

    如果不是毒药,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容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个药瓶,猜测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李半夏顿了顿,尔后目中一凝,打开药瓶。药瓶一打开,容敛立刻便嗅到一股冲天刺鼻的味道,那味道不只刺鼻,简直就是恶臭,能够将一个正常的人给直接臭晕过去。

    容敛坚强的身躯晃了一下,摆摆头,努力压抑着自己想要呕吐的*。容敛心性之坚定,非一般人可比。就连李半夏,在这些方面也没有容敛那般忍耐和坚强。这小小的一个药瓶,里面冒出的东西能将堂堂的容女侠刺激成这副样子,威力可见一斑。

    也许是刚才服下的那粒药丸彻底发挥了作用,容敛不适的感觉好了很多,那股欲呕的感觉也被压了下来。再看李半夏,容敛开始明白,自己的主子为何那么重视眼前的这个人了。

    她并没有什么出色的才华,也没有非凡的魄力,更没有主子那样深藏不漏的实力以及无敌的智慧。主子对她却是十足地欣赏,不但平时时刻关注着她的事,在必要的时候给她提供帮助,更是在她有需要的时候事先为她准备好一切。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主子为了一个朋友这么尽心尽力。

    这样的友谊,好得让容敛都不禁心生羡慕。在她看来,能得到主子真心看待的朋友,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她一直认为,在李半夏和上官舞融之间,李半夏无疑是幸运的一个,因为她多了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朋友。但直到今天,容敛才开始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实在是太片面了。

    朋友之间,本就没有谁幸运谁吃亏这样子的事。和她相处这些日子以来,容敛也〖真〗实地感觉到,无论是谁,有了李半夏这样一个朋友都是值得高兴的事。

    当然,这可并不是因为她是医术高明的女神医。有了她这个朋友,死神都得绕道。而仅仅是因为她这个人,还有她对朋友的那份真诚和心思。

    红色的瓷瓶完全打开了,容敛终于看到了瓷瓶里的东西。就在她还被那些刺鼻的味道刺激得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从瓶中飘出一缕绿色的气体,袅袅上升。再说那只狗,原本全身虚脱地趴在地上,眼中有着哀鸣。乍一闻到这么刺激的味道,整个身体都打了一个寒掺,在地上动弹了两下,实在没了力气,软瘫在地上,嘴里呜呜呜地发着哀鸣。

    紧接着,李半夏又拿出一个古铜色的药瓶,从里面倒出一勺液体,让容敛掰开狗的嘴巴,喂它喝了下去。

    然后,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发生了。那只狗在闻到那股恶臭又服下乌黑的液体之后,在地上剧烈地呕吐起来。

    深夜凄冷的夜晚,薄冷疏离的月光,还有翻江倒海的呕吐与呜咽如啼哭之声的狗吠声,将整个山顶笼在深沉的诡谲之中。

    若是此时有人正在山上,听着山顶发出的声音,不久后在山下可能就会流传着山上闹鬼的故事。而且还是凄厉地有冤屈的鬼,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狗在呕吐之时,李半夏让容敛负责烧水。自己则将狗的身上简单清理了一下,着手准备药浴所需要用到的药材,然后将昏死在地上的狗给抱到了木桶之中。

    喂药之后紧接着便是药浴,宽大的木桶,被撒入了几十种药材。说到这儿,不得不说,李半夏为何如此确信这屋子的主人有高明的医术,一个方面也是因为这里拥有完备的药材。而许多药材,一般的大夫都不敢随便用,只有拥有精密医理和足够经验的人,才能熟练使用这些药材,让它们发挥独特的功效。这些药材,从某种程度上倒是帮了李半夏不小的忙,否则光是这么多种药物,就够李半夏头疼的了。

    木桶上方,除了露出狗头般大的空洞,其他地方全部被密闭地覆盖着,热气蒸腾。

    在一个高温状态下,用这些药材神奇的药效助它〖体〗内的病原到达一个更加饱满成熟的状态。考虑到这只狗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李半夏不敢用猛招,而是用了一些药效绝佳但药性相对温和的草药。

    直到天明时分,李半夏和容敛才终于将因药浴而直接失去知觉的狗从木盆中抱了出来。确定了这只狗暂时无碍了,而〖体〗内症状也渐趋平稳的时候,两个累了一夜的人终于爬上床睡了会儿。

    房间另一厢的狗窝内,狗儿慢慢从昏迷的状态中醒来,摇摇晃晃下得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