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516 康复进行时

516 康复进行时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516 康复进行时

    ——***——

    抱歉,这段时间出了些事,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了。接下来更新可能还是跟不上,做不到每天更新,先跟各位妹纸说声抱歉。不过只要有时间,一定会尽力更新。好在后面的内容不多,本文已经接近尾声了。

    最后,担心本文会坑的妹纸请放心,更新虽然慢了点,但一定不会坑的,会将它好好写完。等过段时间,应该会恢复正常。谢谢妹纸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关注了,亲~

    ——***——

    接下来的两天,在李半夏和匙影等一干人的努力和精心照顾下,治疗也进行得很顺利。

    张决明的气色越来越好,咳嗽也好了不少,就在昨晚,一晚安然入睡,守在屋外的匙影都没有听到他的咳嗽。

    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像这样好好睡过一觉了。翌日醒来,张决明感到前所未有的身心舒爽。郁结在心的浊气也倾泻一空,咯血的症状也离他远去。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张决明一定不会相信世上有这样神奇的事,有这么匪夷所思的医术。师父是武林奇人,各种疑难杂症都有接触,往往比一般的名医还要有办法,就连他老人家都断定自己活不过一年,没有想到……自己竟会有痊愈的一天。

    想到这些年,师父为自己的病劳心劳神,耗费心力,本是世外逍遥之人,却为了他这个徒弟数次辗转漠北,为他求取灵药,张决明虽是一堂堂七尺男儿,此时也不禁眼含热泪,想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师父。

    还有爹娘,他这个做儿子的,未能如其他儿女一般。常伴左右孝顺他们俩老人家,反而让他们为自己的病操碎了心,他真的是很不孝。在他康复后,他会用余下的生命去好好侍奉他们老人家。再不让他们担心。

    厨房内,李半夏正守候在药罐前,拿着小扇子,已经两个半时辰了。整整一个下午,她都窝在厨房里,守着这罐药。

    这罐药很重要,中间不能出一点差错,也不能有一点中断。李半夏不敢随随便便交给别人,正好上午的疗程已经结束,张大哥由别人照看着。自己可以专心熬药。这服药喝下去,如果没有出现什么不适症状,疗程基本上就可以结束了。接下来的两天,是后续工作。

    张大哥的病,治疗还是其次。关键还是在之后的调养。李半夏这几日,除必备的疗程,主要时间都是在为张决明安排以后的休养菜单。

    张家家大业大,家丁丫鬟都不少,李半夏倒不担心休养问题。她相信,张老爷和张夫人,一定会用上全部的心力。让张大哥享受最好的照拂。鉴于张家经济条件跟得上,李半夏在药材和调养品上也无需头疼,一切以张大哥的身体为先。

    此外,李半夏还细致地为张决明以后三餐,做出了具体的安排。期间有什么特殊情况该如何处理,又如何因着张决明的恢复情况修改菜单。做出了一系列的设计。五天一过,自己可能就要前往京城,这一去,还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张决明的恢复情况她无法参与,也只有这个时候将所有能考虑到的情况都考虑到。

    这是之后,李半夏唯一能为他做的事。

    至于李半夏两天后就要离开这里的事,暂时没有告诉张决明,等他治疗结束,再和张大哥说这件事。二皇子的事,李半夏是不打算透露的,一个字都不会。张大哥因为他的事,已经受了太多的连累,这一次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将他牵扯进来。

    一个阴影投下,李半夏没有抬头,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匙影。

    悄无声息,身上隐隐有一股暗夜的气息,这是独属于红衣教圣女匙影的气息。她径自坐下,看着李半夏,一句话也不说。

    经过这些日子,李半夏倒是有点了解这姑娘的脾性。她不开口,自己也便不说。等到她耐不下性子的时候,自然会道明来意。

    匙影坐了片刻,看李半夏丝毫不受影响,依旧在书写着什么,不时停下笔来,细细思量一番,又重新写上。神情专注,目露认真,终是忍不住开口。

    “你两日后会离开?”

    “对,后天一早便走。”

    又是一阵沉默,就在李半夏以为她不会开口的时候,匙影有些迟疑着道:“能不能……再多留些时日?”

    李半夏停下笔,扭头看向她,匙影被她看得好不自在,撇过头,恶言道:“我又不是为了你,你别自作多情了。”

    李半夏笑了,“我知道。”她当然知道她这么说是为了张大哥,只是,还是为她的反应感到好笑。

    见她笑了,匙影更加生气了,却也拿她无可奈何,瞪着她,直到李半夏摊摊手,首先缴械。

    匙影脸上总算好看了些,却还是别扭地道:“我虽然挺看不上你的,也不喜欢你这个人。不过,你的医术还不赖,有你在这儿照看着,我也放心些。”

    实际上,随着张决明一日好过一日,直至康复,匙影对李半夏早没了先前的敌意,甚至在她的心里,是感激着李半夏的。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张决明濒死一刻所给她带来的痛苦。尽管李半夏是她在感情上必须要击倒的对手,她还是由衷地喜悦,因为她让张决明活着。

    李半夏并不介意她的“看不上”,相反,这姑娘能这么直接地道明自己的不喜,倒是挺有趣的。最重要的,她在意张大哥,她相信即便她不在这儿,她也能将张大哥照顾得很好,不用他们为之担心。

    “你放心,张大哥已经没事了,接下来主要就是休养,没有我在也不碍事的。”说着,李半夏将手中一个晚上想出来的单子交给了她。

    匙影看了两眼,也没看明白,“这是什么?”

    “这是张大哥的休养菜单,里面包括了饮食、休息、汤药还有一些注意事项。张大哥沉疴多年,身体积弱已久,虽然病根去了,仍需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复原。这下面的是针灸图谱,还有一些按摩的要诀,王孙两位大夫这两日在我身旁,已经很熟悉怎么办了,有他们在不会有什么问题。”

    匙影握着手中的东西,眼睛则一瞬不瞬地盯着李半夏,“为什么这么急着走?”不想李半夏多想,匙影很快又接着道:“你离开得这么突然,他不会放心的。”即便她不问,张决明也一定会问她她为什么会走。

    一开始,她还以为这个女人是个冷血的人,用那么残酷的办法替他诊治,面上却不流露分毫。然而渐渐的,她发现她想错了。这个女人,用她的冷静还有沉着,一次次将他从病发的危急中解救出来。用她那张坚定应对的脸,让她们哪怕是在他吐血不止中,也仍然燃烧着希望。

    她虽然脸上并不承认这些,可心里却看得分明。尤其是昨天晚上那次抢救,若不是她在无意中触碰到她被汗水浸湿的衣衫,还有那刹那间僵硬如石的背脊,她也会被她淡漠的外表所“欺骗”。

    李半夏怔忡,她想到了在江州的刘东山,想到了他们接下来所面临的处境,还不知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可这些,并不能让他们知晓。

    “江州那边有些事情,我和舞融需要尽快赶回去。匙影姑娘,张大哥接下来还烦劳你多加照料了。”

    “这不用你说,他,我自会照顾。”

    李半夏微笑着点头,这样她便放心了。

    匙影很想问李半夏到底为什么事这么急着赶回去,能够让她在这个时候离开,江州那边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但以她的性子,又不像是会关心她的事的人。所以,即使匙影心中有疑惑,仍旧没有问出口。

    接下来的两天里,李半夏一有时间,就会扶着张决明到外面散步,询问一下他的身体状况,可有什么不适。顺便借此了解他的恢复情况,以防止有什么忽略到的地方。

    张决明心情很不错,这几日脸上的笑容更是多了不少,常常看到匙影盯着他的笑发呆。病人心情好,对身体的恢复也很有好处,李半夏也乐得能让张决明更开心一些。

    有时候,精神好了些,张决明还会给大家吹上一曲。

    黄昏的余晖,轻柔地洒在红衣教的清微顶,为这个神秘而崇尚武力的教派笼上了一层柔和的色彩。那笛音穿过层层薄雾,盘旋在清微顶上空,为红衣教弟子带来一股祥和的清风——

    匙影真人不露相,取出一把七弦琴,要与张决明来个琴音相和。舞融很不客气地拆台,最后两个互相不对盘的人更是扬言要比斗一番。

    张决明笛音被打断,未有丝毫不快,反而轻扬着嘴角,望着那两个从比琴转而到比武的两个人,回过头,望着李半夏温和地微笑——

    这一刻,似乎便是永恒。

    那笑容,在张决明嘴角定格,书写着无边的希望与美好。

    在这样的笑容下,李半夏心头也是一片开阔。尽管前方荆棘遍布,她已有勇气一往无前——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