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547 东山平安归来!

547 东山平安归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547东山平安归来!

    “如果本王一直不曾和你说起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李半夏侧过头,看着他脸上的神色,“我会彻底忘记此事。”

    “哦?”

    “这事和我无关,天下到底谁当皇帝,我也不关心。”老百姓本就是如此,谁当皇帝,又是谁家天下,与老百姓八竿子打不着。只要在位的是个仁君,能够多为老百姓想一点儿,那他们就哦弥陀佛,千恩万谢了。

    “你当然也不必想着我会拿此事要挟你,我还干不出这种无聊的事。何况,我过得很好,有个幸福的家庭,有个喜欢的丈夫,这辈子我可能都会在村里,做一个平凡的女大夫。二皇子这个身份,甚至未来的卞国之主,与我们的世界实在太遥远了,远到如同身处两个不同的世界。二皇子认为,我一介小老百姓,能怀揣着这个秘密干什么呢?”

    “……”

    “就算我真的有什么困难,我也不会麻烦到二皇子。千千万万的老百姓,都有着无尽的麻烦,他们没有一个二皇子来倚靠,照样靠自己挺过来了。刘家最艰辛的时候都过去了,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我相信没有什么困难能难倒我们。”

    二皇子脸上突然闪过一抹古怪的神情。

    她现在之所以能这样说,是因为她还不知道刘东山的事情。如果她知道她深爱的丈夫已经死了,正是因为她面前的这个人而死于非命,她还会说出这番话来吗?

    不。她会恨他。恨不得要亲手毁了他的一切。

    这个秘密。对他就不是无关重要的了。

    没错,二皇子相信她,相信李半夏不会抖落这个秘密。然而相信是一回事,杀不杀她又是另外一回事。像二皇子这种人,永远都不会给自己留下什么后患。哪怕他再不忍,他都不允许李半夏活着。

    她活一日,对他都是威胁。

    二皇子一再告诫自己,绝不能对她心软。然而这些日子,他的心一直在动摇。

    “这些便是我对二皇子说的,如果二皇子认为我是在向你求情,那二皇子姑且就这样认为吧~相不相信,取决于二皇子自己。”

    李半夏离开了,独留二皇子一人站在走廊里。空荡荡的走廊,只有他一个身影,看起来竟莫名地有些孤独。

    府尹府内。

    詹扬正向鲍大人禀报千秋阁内观察到的事情,三人正商量着接下来要怎么走。

    “詹护卫,你说你并未将刘东山遇难的事与李姑娘叙说。她也不肯回来?”

    “是,大人。李姑娘不知道刘兄遇难的事。是一定不会离开千秋阁的。而且,就算刘东山此时不在他们手中,李姑娘也未必会跟属下回来。她说,那里还有她的病人。”

    “大人,以李姑娘的性格,的确不会放下病中的丹妃而独自逃命,此事要想圆满解决,还需从长计议。”

    “公孙先生说得有理。”鲍大人捋着自己的胡须,细细想了想,“这事难就难在刘东山的事,是否要告知李姑娘。如何告诉,什么时候告诉,都是一个问题。只是纸包不住火,李姑娘迟早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还有丹妃娘娘,大人也不能不顾。虽然她早已离开皇宫,但她始终是皇上的妃子,二皇子的生母。李姑娘正在为丹妃娘娘治疗,一个处理不好,让她得知了真相。到时候李姑娘就算再有仁心,恐怕也没法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这事情还真是棘手,本来挺容易的一件事,却因为顾虑这顾虑那,反而变得麻烦起来。

    但这些因素,都是不能忽略的。他们必须面面俱到,又必须要将可能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除非刘东山出现,这事有可能是个死结?”以二皇子的性子,李半夏一旦完成救治,她一定会死。而现在若选择告诉李半夏真相,强行将李半夏救出,且不说他们可能遇到的麻烦,单是李半夏那边,得知了真相她又该何等的伤心?而丹妃娘娘,很有可能被放弃医治,那个时候谁又能承担这个责任?

    一只灰色的信鸽飞到了府尹府,在阁楼外停了下来。鲍大人的四大门柱之一看到信鸽回来了,捉起了那只白鸽,将信鸽脚上绑着的纸条拿了下来,然后飞快地跑向屋内。

    “大人,江州来的信鸽——”

    鲍大人脸上露出一抹疑惑,看了看詹扬和公孙先生。

    “大人,是不是江州那边有什么消息了,可能是舞融和张大人他们传过来的。”詹扬是上官舞融的义兄,先前两人也偶有联络,但通常都是书信。什么事会动用到飞鸽传书,这只信鸽,还是上次他在江州时留下给舞融的。为的就是有什么消息,能方便传递。

    在李半夏被二皇子带走的时候,詹扬接到消息,曾经连夜赶到江州,弄清事情的经过。因为刘东山还留在江州,而李半夏却远在都城,为了能最快知道两地的消息,詹扬将这只灰色的鸽子留下,让舞融一有什么消息便告诉他。

    鲍大人打开飞鸽传书,黑色严谨的脸上,神奇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大人,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公孙先生也是脸上一喜,已经有好久没看到大人脸上露出这样的笑容了。

    鲍大人郑重地点了一个头,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望着他最信赖的两个人,笑道:“刘东山还活着!”

    “大人,你说的是真的?”

    “嗯!信是舞融和张凤无张大人传来的,信中说,刘东山掉下悬崖后被一小姑娘所救,日前两人已经辗转回到了知州府中。”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前一秒还在满心为难,下一刻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三人喜不自禁,恨不得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李半夏。

    “太好了,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詹扬紧紧闭着眼睛,双手握着胸口。这一刻,他诚心向老天道谢。

    谢谢它,让刘东山活着——

    “詹护卫——”鲍大人和公孙先生有些惊讶地望着激动中的詹扬,詹护卫性情稳重,侠气纵横,情绪少有大起大落,就连笑容都是淡淡的。这样激烈外露的情绪,他们两个与詹护卫相处多年,都很少遇见过。

    “大人,我这就去江州,将刘兄给接过来。有他在,一可以保护刘兄不再落入二皇子手里,二也可以安李姑娘的心。只要有刘兄在,李姑娘一定会愿意跟属下回来的。”

    詹扬可不想管什么其他,得罪二皇子又如何,没什么比李姑娘的安危更加重要。他们是朋友,在他们有困难的时候,李姑娘毫不犹豫地便伸出援手,帮助他们,与他们一起渡过难关。而这一次,李姑娘有难,他们也不能对她不管。

    “詹侍卫说得有理,只是这事不宜操之过急。该怎么做,还是与张大人夫妇商量一下。二皇子在江州还留有势力,刘东山的行动有没有暴露现在也未可知。贸然去接人过来,可能会引起二皇子的警惕。先与张夫人夫妇商量,到时候双方配合,也能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还是大人思虑周全,属下考虑欠周,差点就坏了事。”

    “詹护卫也是关心他们,并没有错。现在既然得知刘东山安然无恙,我们也该商量下一步要怎么走,如果能让二皇子自动放人,那是再好不过的。”没到必要的时候,鲍大人也不想与二皇子叫板。

    二十多年前那件宫中秘辛,知道的人实在太少,而且参与其中的也大多死去,鲍大人刚接触这件案子不久,还没有查到这上面来。这件案子,起因在二皇子为母寻大夫,虽然差点铸成大错,但伤害尚未造成,他希望二皇子能给自己一个机会,不要一错再错。

    鲍大人也承认,在皇上诸多皇子之中,就数二皇子最有才华和能力。老丞相也曾多次和他夸赞过二皇子的大智大勇,这卞国的江山日后交到他的手中,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这次的错,他的出发点还是源于他的孝心,按照卞国的律法,二皇子所犯罪行也不是不能得到宽恕。关键还在于二皇子接下来决定怎么做,他的一个决定可能会影响整个大局。

    直到此时,鲍大人都未参与此案,府尹的职责也无权过问这件事。刘东山的意外遇难,让鲍大人孤注一掷,哪怕赌上头上的乌纱也要替他们夫妻俩讨回一个公道。如果事情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他已打算向皇上上书,说明此事。

    可就在这时,喜从天降,刘东山竟然活着回来了。这不管对谁,还是对哪方,都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好消息。

    或许这件事,完全有另外一个解决办法。鲍大人不是不知变通之人,也知道怎么做对各方都好,而这个机会,就看二皇子能不能把握住了,也要看李半夏的选择。

    与此同时,上官舞融亲自带着人护送刘东山来到了都城——

    …………(未完待续。。)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