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549 爱慕~

549 爱慕~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549爱慕~

    “鲍大人,半夏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刘东山第一句话便是这个,这一路上他心急如焚,恨不得能长双翅膀飞到京都。www.

    “詹护卫曾经前往过千秋阁,李姑娘在那边情况都还好,除了自由,二皇子并没有哪里亏待她。”

    詹扬点头,“先前我们以为东山兄遇难了,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李姑娘。现在真是庆幸,李姑娘还不知道这件事。”

    “不知道就好,不知道就好,这件事就不要让半夏知道了,她只需要知道我一切都好,现在已经安全了。”刘东山心中也是一松,他最怕的事就是李半夏知道他出事的事,如今他真的很感谢詹扬的体贴,就让这件事成为他们彼此的秘密。一个所有人都知道,唯独李半夏不知道的秘密。

    “嗯。”詹扬点头,“东山兄顾虑得是,这件事我们不会告诉李姑娘的。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想见半夏一面。”刘东山深吸一口气,道。

    “这不行,千秋阁内耳目众多,你不会武功,送你进去都不容易。加上李姑娘是二皇子重点监视对象,她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二皇子手中,你刚一进去,就落入了他们的视线。你刚从二皇子手里逃脱,可能会再次落到他们手上,到时想救出李姑娘可就难了。”

    “詹侍卫顾虑得是,我看还是这样,詹护卫。你再入一次千秋阁。将刘兄弟在府尹府的事告予她知晓。让她心里有数,不再被二皇子所迫。而我们这边,就积极寻找营救之策。在这之前,还请李姑娘多多忍耐,不能冲撞了二皇子,静等我们救援~”

    “是,大人。”

    詹扬望向刘东山,刘东山冲他点点头。也同意了他们的做法。

    刘东山也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要见李半夏一面不容易,只是不亲眼看看她,他始终都无法放下心。然而若真的因此危害到半夏的安全,哪怕再想她,他也可以忍耐。

    “詹护卫,如果你见到半夏,还请你将这个交给它。”刘东山从怀中摸出一把梅花簪,这曾经是他送给半夏的,上次在江州的时候,他为半夏挽发。梅花簪就遗落在他这里。

    这些日子,不管多么危险。哪怕是在重伤昏迷之中,他都一直带着这根簪子。带着他,就像半夏也陪在他身边一样。

    他一直坚信着,他们夫妻俩能够度过这一关。总有一日,自己会亲手为她再次带上这梅花簪。

    他要詹扬将簪子带给李半夏,告诉她他一切都好,要她好好保重自己。只要她平安,他什么事都不怕了,他们夫妻也有一日终会团聚。

    詹扬接过那根木质梅花簪,造型古朴,线条温婉流畅,簪子因为长期的抚摸变得平滑。想必李姑娘很珍爱这根簪子,从这簪子的平滑程度就能够知道。

    詹扬小心地将簪子揣在怀里,脑海里浮现出李半夏戴着这只梅花簪的样子,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东山兄请放心,我若见到李姑娘,定会将簪子交给她。”

    …………

    千秋阁内,李半夏为丹妃娘娘完成了又一天的熏蒸,经过这些日子的治疗,丹妃娘娘的身体趋于稳定。平时也鲜少发作,病情算是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但这是熏蒸效果所影响,若哪一天突然停下来,情况就不一定了。

    以七天为一疗程,需得前后进行七个疗程,再看恢复情况。丹妃娘娘病已多年,身体早已破败不堪,需得为其筑基固本,恢复元气。治疗都是之后的事,一旦她身体的底子好了,许多病自然也就不药而愈了。

    说丹妃娘娘没有病发,实际上,一天有一半的时间都用在熏蒸之上,能够轻松活动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这样的不病发也没什么意义。对李半夏来说是如此,然而对于饱含疾病折磨的丹妃,仅仅是忍受熏蒸所带来的不便与辛苦,已经是很幸运也很难得的事了。

    李半夏用水浸湿布帕,擦了擦脸上的汗,回过头让丫头们扶丹妃娘娘回去休息,自己则前往后院去摆弄她接下来一个疗程中可能要用到的草药。

    千秋阁内并不缺少各味草药,但李半夏所需药材有些十分稀缺,别说千秋阁没有,就是各大药铺也都找不到。

    李半夏知道这些草药稀有,所以早早地便对二皇子打好了招呼。二皇子派人四处网罗这些草药,买不到的就请人专门到山上去采,终于齐集了这些草药。

    有些时候,需得承认,一个人有权有势,的确比一般人能够获得更多的生机。二皇子要不是有这么大的权势,先前每天都用珍药奇珍为丹妃续命,丹妃娘娘是决计撑不到今天的。而在这一系列的治疗过程之中,二皇子也不知用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更是派人寻遍世间名药,方才有今日的转机。

    这是二皇子的执着,也是因为他是一个孝子。否则,纵使有再大的权势、再多的钱财,若没有一颗孝悌之心,也是枉然。

    通过这些日子为丹妃娘娘诊治,李半夏也开始看到了一点希望。丹妃娘娘这几日气色比之前好了不少,脉搏也越发地有力,这是好现象。至于具体情况如何,身体最终能恢复几成,又能治疗到什么程度,就要看这些药的药效到底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般神奇了。

    李半夏将这些草药挑拣、捣筛,按照规格制成散药和药丸。清鸢端着药盆过了来,将药盆放在一旁,看到李半夏正在专心捣着草药,没有说话,静静候在一旁。

    看了一会儿,也看出点名堂,便鼓着勇气上前,主动为李半夏挑拣出能用的草药来。

    李半夏发现了这丫头,有些讶异,“清鸢?”

    “奴婢看姑娘很忙,想帮姑娘一点小忙。姑娘看看,我选的这些能不能用?”清鸢将自己刚才挑选的一些根茎饱满、果粒圆润通透的给李半夏看,李半夏接过,看了两眼。

    “清鸢很不错,选的都可以用。”

    “是麽,那清鸢就帮姑娘挑选些药草好了。清鸢脑子笨,其它的事清鸢也做不好。”

    “清鸢妄自菲薄了,你很聪明,这些事你看两眼就会了,这可不是笨丫头能做到的事。”

    清鸢羞怯地笑了,忙低下头,帮李半夏挑拣草药。李半夏笑着摇摇头,这小丫头,还真容易害羞,夸她两句就不好意思了。

    “清鸢什么时候到这里的?”李半夏问。

    “已经有五六年了,丹妃娘娘生病搬到千秋阁后,我就被带到这千秋阁,伺候丹妃娘娘起居。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千秋阁一步了。”

    李半夏叹息,她一个年轻小姑娘,正是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却在这个地方一呆就是六年,一步都不能离开。她自己失去了自由,这小姑娘又何尝不是如此?她在这里不过区区一个多月,而她却已经呆了五六年,看她的年纪,在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以后可能也会留在这里,自己比起她也不知幸运了多少。

    李半夏有些心疼这位姑娘,她年纪不大,在现代的时候,像她这么大可能还在上初中,真真是个孩子。而且她看这小姑娘心性简单、善良羞怯,生活在千秋阁中,恐怕也是备受欺凌,日子过得艰难。

    “那你家里还有什么其他的人吗?”

    清鸢摇摇头,“我还有一个爹,可是爹在娘死后,就把我给卖了,我也不知道爹去了哪里。”

    有亲人却如同没有亲人,这样的爹,她是不可能再回去的。

    “你这些年过得怎样,有没有人欺负你~”李半夏不应该问这样的话,只是这里只有她和小姑娘两个人,总想着和她多说说话。她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想清鸢可能也差不多。

    清鸢埋下了脑袋,小脸上有着黯然,但很快,又扬起了羞怯的小脸。“清鸢虽然笨,可大家对清鸢还是很好的,清鸢没有家,这里就算清鸢的半个家。姑娘别看二皇子挺凶,其实二皇子对我们这些下人还是不错的,而且二皇子很孝顺,是个孝子。丹妃娘娘有二皇子这样的好儿子,也是她的福气,对不对?”

    小姑娘在提到二皇子的时候,眼睛里有着崇拜的光,整张脸上也焕发着动人的神采。李半夏知道,这个小丫头心里是爱慕着朱剩的。也是,朱剩长相绝佳,又有魄力和手腕,姑娘家对他动心也正常。

    而且清鸢在千秋阁留了五六年,这些年里,她见得最多的男子就只有二皇子一个。在她少女心刚开始萌动的时候,二皇子就牢牢占据了她的心扉,这种感情也许很难忘记。

    但她一定很清楚,二皇子根本就不可能会喜欢她,甚至连她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她也不需要他知道,这种少女的情怀,哪怕不为对方所知,也是最美妙的~

    …………(未完待续。。)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