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574 半夏的幸福生活(2)

574 半夏的幸福生活(2)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574半夏的幸福生活(2)

    不知不觉,李半夏回到村里已经月余了。

    这一个月,每日都过得很平静也很充实。药铺、家里,李半夏每日两点一线,风雨无阻。

    刘东山的腰已经完全好了,老刘家门前日益热闹,每日上门的人有不少,这些人却不是来找李半夏的,而是来找刘东山的。

    刘东山为杜老爷雕刻的砚作,一经展出,就在江州引发了巨大的轰动。其雕刻手法之诡奇,变化之多变,刀功之精湛、感情之丰富,令人望而兴叹。

    刘东山的名号,一炮打响。许多热爱砚雕的人,受到杜老爷的指印,前来拜访,并委托刘东山帮忙完成砚作。

    他们相信,这个年轻的砚雕师,能够雕出一副他们最为完美的作品,能够用一把刻刀表现出他们想要达到的东西来。

    卞国王朝,文士学风鼎盛,附庸风雅的文人更是有不少。而这砚雕,就是一个文人的门面,几个人到一块,文房四宝一摆出,很容易就能看出一个文人的品味来。不管是真爱还是假爱,都是不可或缺。

    刘东山一下子忙碌起来,刘东山是砚坛新秀,曾经得过大奖,受过许多砚雕大师的好评,行内人对这位年纪轻轻的砚雕师倒是一清二楚。但毕竟是行内,在外行人看来,刘东山的名气依然有限。

    刘东山在意的也不是这些,砚雕是兴趣,这或许是因为刘东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有许多的话、许多的感情他并不善于口头表达。而选择用雕刻这种方式,将他内心最为细腻的感情一一展现。

    他师父肖将,对刘东山有着很高的期望。他相信,只要刘东山在这一行坚持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名扬整个砚坛。成为“魂手”肖将的继承人。

    肖将在上次的事上,暗中帮助了他们很多,这件事李半夏后来从刘申姜口中听到了。肖将认识宫里一位大人物,正是这个人向皇上进言,鲍大人的府尹府才能得到皇上的旨意,到断肠山一段抓捕贼寇。

    虽说京畿的治安。向来是由府尹府负责,但断肠山一带,属于边界地带。加上盗贼为患,常常是做一票换一个地方,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老巢到底在哪儿。要不是有这位神秘人物帮忙。这事也不可能进行得如此顺利。

    包括詹扬第一次和那位宣旨的公公前往千秋阁,也是得到了那人的首肯与暗中襄助,他方能一起前往,进而探知到了李半夏当时的情况。并借机摸清了千秋阁的地形,为之后的救援进行了充足的准备。

    只是最后,因为二皇子有心放李半夏一马,这些才没有派上用场罢了。但毫无疑问,这个人在这一系列的事情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没有肖将帮忙,事情还在一团迷雾之中,无法明朗。

    试想一下。若是詹扬不能探知李半夏的最新状况,而外面的人弄不清里面的情况,很有可能做出错误的决定。府尹府与二皇子这边,可能已经杠上,或者还在不断周旋之中。双方都不愿妥协,就有可能引起无谓的纷争。而不会像现在这样。顺利地过渡到最初,没有损伤。便是最好的结局。

    刘东山很感谢他师父,师父本是世外之人。他虽然不了解师父的过去,却也知道师父一定很艰难才摆脱掉那段过往。现如今又因为他,主动地跳了进去,师父对他的好他这辈子都报答不了。

    肖将脾气虽然怪异,也很不为外人所理解,但他对自己徒儿的那份关怀之情,实在不能不令人动容。

    刘东山对肖将,不仅有徒弟对师父的尊敬之情,还有满满的感激。肖将已无亲人,身边陪伴他的只有一老奴,在刘东山的心目中,肖将就像是他的半个父亲一样。

    他明白肖将对于雕刻的执着,就像是半夏执着于行医救人一般,刘东山从没有一刻从他们俩人身上这样深切地感受到:当一个人全心执着于一件事的时候,是件多么有魅力而且有意思的事!

    他也有属于他的执着,像师父、像半夏一样。

    刘东山要价并不高,可也不低。就像是李半夏说的,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规则,他不能轻易打破。刘东山一旦要价过低,不但对别的砚雕师不公平,也会造成一系列的烦恼。

    在这一行,有自己的收费标准。刘东山目前算是新锐,在江州一带也算是小有名气。按照砚石的方寸,和雕刻的难易程度进行收费。他出道不久,资历始终比不上那些老道的砚雕师。在这个谈资论辈的时代,不在这个行业多混上几年,一开始就能爬到高处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让这么多人找上门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刘东山师承“魂手”肖将。谁都知道,肖将是砚坛的泰山北斗,最顶尖的人物。然而肖将早已金盆洗手,许多年都没什么作品问世。他那神奇的手法,至今都为许多人津津乐道。

    很多人一掷千金,就是为了能购得一副肖将的真迹,但肖将的作品,现在无疑可以被称之为国宝,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刘东山的强势出道,给很多人带来了希望。许多人在听说了他是肖将的徒弟之后,就算没有上门,也是抱着观望的态度。想看看这位年轻的砚雕师,究竟以何样的实力顶着肖将入室弟子这么大的名头。他是否实至名归,不复他师父当年的威望与实力?

    不管怀揣着怎样的目的,刘东山现在每日忙得是不可开交。家里的田地请短工帮忙打理,而刘东山,因为腰部伤势未愈,不宜干重活,正好赋闲在家,可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

    李半夏对于这样的状况自然是喜闻乐见的,她深知东山在砚雕上面的天赋和兴趣,别人看重东山,让他帮忙完成砚作她也很替他开心。只是,他的腰伤才刚好,可不能像以前那么拼命。

    每日都给刘东山规定了可以工作的时间,多长时间一到就必须休息,晚上时候一到就得上床睡觉。白天有爹娘和四个孩子负责监督,晚上则由李半夏自己亲自盯着,刘东山被一家人这么多双眼睛注视着,想当个工作狂都没处发挥。

    天气渐凉,早晚的寒气重得让人不禁打寒颤。

    李半夏也一日比一日更想赖被窝,每天早上起床都分外艰难,刘东山也想让她多睡会儿,但半夏这会儿赖床是回事,她要是真的没起来错过了正事那到时候可是要说他的。

    而且这丫头大概也知道自己是个啥“德行”,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得对他打好招呼,要他第二天早上无论她如何好求歹求都得狠心把她喊起来,敢心软她就大刑伺候!刘东山哭笑不得,也只得践行媳妇大人的旨意。

    李半夏每天起床都是无限的怨念,她为何要活得这么辛苦啊,连个懒觉都睡不了。无数次嚷嚷着要跟赵大哥请假,专门在家睡几个懒觉,但最终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病人给耽搁了。

    李半夏起得早,刘东山并不是如此,他每日都在家中,就算是睡到日中也无所谓。但他每天都是在李半夏之前醒来,然后穿戴好,给李半夏找好换洗衣裳并用火炉焐热了拿到房中,然后才会喊李半夏起床。

    天气特别冷的时候,刘东山想让两老早上多睡会儿,便自己起来烧水。马氏自然不肯,她还没老到那个程度,一点水还是烧得了。加上也许是年纪大了,睡久了骨头疼,每天早上天一亮就醒了,醒来后就怎么都睡不着,干脆就从床上爬起来。不像他们年轻人,能赖会儿床都是好的。有时候看着李半夏舍不得被窝,恨不得卷着被窝走的样子,马氏就好笑极了。

    对这个媳妇儿,马氏也是宠到极点的,她早已把半夏当成是自己的女儿,而不似是媳妇儿。婆媳之间的问题本来是最多的,然而一旦到了那个程度,许多问题也便不是问题了。

    李半夏知道了刘东山做的这些事后,心疼得不得了。她喜欢睡懒觉,东山何尝不喜欢,可他每天为了她还要起得这么早,做这么多的事。说来也奇怪,李半夏自从明白这些后,每天早上爬得飞快,不用刘东山三喊四喊,麻利地就爬起来了。

    刘东山照样每日早起,这不但是因为刘东山并非一个懒惰之人,而是让半夏一个人走他不放心。

    李半夏做事的时候是很认真,生活中却有些丢三落四的小毛病。没有他在旁边看着,要是冷了冻了怎么办。

    每天和她一起起来,嘱咐她早上吃饭慢着些,出门的时候衣裳多穿两件,拿起架子上的围脖绕了一圈又一圈。鞋子昨晚就用火给煅得暖暖和和,棉手套又重新塞满了棉花。等确定一切都妥当后,才亲自送着她出门了——

    生活一平如水,却也别样的温馨、快乐。有夫如此,夫复何求!(未完待续)I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