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598 转机

598 转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598转机

    “半夏,你跟明儿是好朋友,又聊得来。你就帮劝劝明儿那孩子,让他早点娶妻生子,也就遂了我们两老的心愿了。”

    “这……”李半夏有些为难,不是她不愿意帮忙,只是这终究是张大哥的私事。她就算是张大哥的朋友,也不好过问。

    “半夏,我看得出来,明儿很在意你这个朋友。你说的话,明儿应该会听的。”张夫人拍拍李半夏的手,“答应我,嗯,半夏?”

    张夫人都这样说了,李半夏实在不好拒绝,只得点点头。不只是张老爷张夫人,作为朋友,她和东山也很关心张大哥的婚事。

    张大哥半世凄苦,为情所苦、为病所累,他们都很希望他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李半夏并不是不知道张决明的心意,只是她一直把他当大哥,张大哥也说会把她当成妹妹,不会再有别的感情。

    她相信张大哥,也期待他有一日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张大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这样的人值得最好的对待。

    刘东山很高兴地告诉张老爷,半夏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张老爷和张夫人都很为他们夫妻俩高兴。

    张老爷则笑着说自己的夫人就是个话痨,人家半夏一来,就抓着她在那不停地说,要不然半夏也不至于连开口说出这件喜事的机会都没有。

    四人又寒暄了一阵,李半夏和刘东山来到张决明的房间。听张家下人说,张少爷这会儿正在后山练武,少爷练武的时候旁人不能打扰。李半夏和刘东山便决定先到他的房间等待。这样张决明一回来,就能看到他了。

    “张大哥。”张决明一回来,刘东山和李半夏夫妻俩就迎了上去。

    “半夏,东山兄,你们来了。”从丫头手里接过布帕。擦了把脸,带着两人走进屋内。

    “张大哥,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想要请教你。”李半夏直接进入正题,与张决明说话,并不需要客套和寒暄。

    “哦。是什么事?”李半夏这么郑重其事地向他请教,还是第一次。

    “是这样,最近我的身体很不对劲,我找遍了办法翻遍了医籍,都没有找到原因。”张决明在听说李半夏身体不对劲时。就皱紧了眉头。

    连半夏都找不出原因,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无可奈何,可想而知问题有多严重。

    “所以你来找我?”

    “嗯,因为我怀疑我并不是生了病,也不是中了毒,而是被一武功高手在暗中动了手脚。”李半夏详细地将这些日子自己的身体状况具无保留地告诉给了张决明,玉笛公子是武林奇人,其阅历和见识都非凡俗。也许他能知道原因。

    “习武之人的确能以指力、剑气,或凝水成冰,通过内力神不知鬼不觉地植入人体。在特定的穴位和经络之处。能够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据我所知,江湖上就有人以毫针为利器,将之刺入风府穴等人体大穴,达到暗杀的目的。”

    李半夏点点头,风府穴是针灸的重要穴道,但不能深刺。否则会导致猝死。用这种方法杀人,常常让人查不出死因。

    “但像半夏说的这种情况。在身体潜伏一段很长的时间,尔后才慢慢发作。不但见所未见,也是闻所未闻。”单从武功招式和暗杀手法来看,要做到这一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麽~”李半夏有些失落,若是这最后一个可能性都被否决了,那该怎么办才好呢。听到这种结论,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

    刘东山拍拍李半夏的手,安抚着她有些失落的情绪,转首向张决明道:“张兄弟,真的不存在这种可能吗?”

    “半夏先别灰心,我不知道不代表就真的没有这种功夫。有许多武林绝学,在江湖上失传许久了,师父他老人家对各门各派的功夫都很熟悉,还精通不少绝世武学。我将你的情况飞鸽传书给师父,或许他能知道答案。”

    “如此谢谢张大哥了。”李半夏重振精神,眼下看来也只有如此了。不管事情是不是如她猜测的那样,她都得积极寻找治愈的办法,一条路不通,可能还有另一条路。

    虽然中医讲究对症下药,如何对法,还要看医者的手段。在医术上,李半夏已经累计了不少的自信,对外处事要虚怀若谷、谦逊有礼。对内要坚定信心,毫不迟疑。

    “对了,半夏,你方才所说的被人暗自动手脚之事是否已经有了怀疑对象?”半夏既然这么说,那她可能就猜到了是谁暗中对她下手。

    “我只是猜测,并没有证据。”没有证据的事当然不能乱说,张决明也听出了李半夏的话外之意,没有继续追问。

    不过就算李半夏不说,他也能猜到是谁要对她不利。

    半夏突然离开红衣教,据说是因为有要事,必须得离开。张决明大病初愈,没办法追上去助她一臂之力。然而在他伤势好转离开红衣教后,也曾打听过李半夏的去向。

    江州的事,对许多人来说并不是秘密。何况张决明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江湖人,他是武林三公子之一,朋友遍天下,想要打听一个人的近况是很容易的事。

    二皇子请李半夏前去医治丹妃娘娘,内中因由和利益纠葛张决明不清楚,却也知道事情不似大夫医治病人这么简单。

    不但如此,他还知道张大人夫妇和京师的鲍大人一直在想办法营救她,张决明在没有弄清事实之前,不宜妄动。就在他焦急地为他们想办法的时候,李半夏回来了,事情结束得似乎异常顺利。

    李半夏回了马回村,生活得很好,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张决明也渐渐地放下心来。

    现在看来,他们还是太乐观了。

    阴柔指力……内劲伤人……还是江湖上花样繁多的暗杀?

    “半夏,你过来。”

    “嗯?”李半夏面露疑惑,刘东山也是不解地看着她。

    “我突然想到一种法子,可以用来判断你的身体是否被人动了手脚。”他的确是没有听过那种神奇的武功,但不代表他没有其他的法子。被人施过某种阴毒功夫的身体,不可能没有一丝痕迹。练武之人以气劲循环周身,要保持身体畅通无阻,也同样可以通过真气在身体游走。一个周天之后,哪里出现阻滞,自然也就一清二楚。

    “那就有劳张大哥了。”

    刘东山也是满脸喜色,扶着李半夏坐了过去。

    “我运功的时候,半夏要全身放松,不要抗拒我的真气。掌中的真气要在你身体游走一周,这过程中可能有些异样,多忍着点儿。”

    “我会的。”因为这个人是张决明,李半夏知道张决明不可能会对她不利,会全心地信任他。

    刘东山站到门边,不让任何人打扰张决明为李半夏运功。眼神不时看向门里,焦灼地看着李半夏。

    张决明举起双掌,凝聚内力于双臂,在他的双掌上顿时出现了两个白色的光圈。轻轻贴在李半夏的背上,李半夏深吐一口气,身体放松下来,感受到两股热流涌向身体,在体内滑过。

    身体在背部停驻,张决明慢慢催动着内力,开始在身体里游走。凡真气到达的地方,李半夏只觉得一阵舒爽,连日来的疲惫尽消,身体上长久积压的包袱也一下子轻了不少。

    怪不得武林中人都有用内功和真气疗伤一说,许多脱水疲乏的江湖人,在被人灌注了一些真气后,便能立即恢复生气。李半夏开始在想,她以后是不是也该学些功夫,一来强身健体,二来也可以缓解身体惯性的疲劳。

    真气一直游走得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滞。就在张决明怀疑是不是自己漏掉了什么的时候,真气一岔,李半夏闷哼一声,短促而尖锐地“啊”了一声。

    “怎么了,半夏。张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半夏,你刚才感觉到了什么?”张决明却是面带激动之色,他想,他可能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了。

    “我……不知道,只是在张大哥的真气游走到关元穴时,那个位置就像被针扎一样,刺得我好痛。”那剧烈的疼痛,要不是在一瞬间,李半夏真担心自己会扛不过去。

    可虽然只有一瞬间,那股尖锐的疼痛还是让李半夏心惊胆战。她不敢再尝试一次,她甚至怀疑自己能不能经得住第二次。

    张决明看着他,眼睛很亮。

    李半夏很快便意识到了,难道问题就出在那里?莫非真正的毒发,就像刚才那样一般。在关元穴那里,有一道暗劲形成的气流。遇到张大哥的真气威胁,那股气流自动防御抵抗,也提前催动了病情发作。

    背上瞬时爬满了冷汗,李半夏握紧了手指。没有亲自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像那样的痛苦有多深。

    可是,总算知道了问题在哪里,不是吗?这样就可以对症下药,比处在云里雾里要好得多。

    该如何证明呢?

    “张大哥,再来一次。”李半夏抬起头,眸中的光亮坚定、毫不迟疑。(未完待续)I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