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门第 > 第三十一章 栽赃嫁祸

第三十一章 栽赃嫁祸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绮年个子高挑纤细,亭亭玉立的站在院里,如株遗世独立的幽兰,优雅静谧。

    她的目光不见如何寒厉锋锐,却瞅得本气焰高涨的八小姐渐渐没了底气。

    不是有丫头跑去告状了吗?她怎么还对自己笑?

    这事若搁在自己身上,有人胆敢欺负她的兄弟,早就冲上去骂人了,还能笑脸以对?

    九妹妹是不敢招惹自己,所以才故作镇定吧?

    是了,连她哥哥都不敢得罪自己,九妹又能有什么本事?母亲早就说过,四房的人性子软,最怕生出事端惊动府里,必是不敢吱声的。

    这样想着,八小姐就压下那些本不该涌出的心虚,挺直了身板斜眼回道:“可不是巧吗?有些人一回来就给我爹甩脸色,如今还敢私藏玉如意,都不知从什么旮旯地方来的,竟做些龌龊事!”

    “确实龌龊。”

    顾绮年走近,炯炯的望着对方,浅声接话道:“我还是头回见着做妹妹带人搜兄长屋子的,是二婶教的吗?”

    “九小姐,你这话怎么说的?”

    八小姐脸色大变,尚未接话之际,其身后的林妈妈就闪身走了出来,“长幼尊卑,你见着我家小姐还得喊声姐姐,居然用这种语气说话?真不知四夫人是怎么教……”

    “我跟八姐说话,你插什么嘴?”

    顾绮年横声打断,有一瞬的凌厉,慑得后者双眼骤缩后,笑容依旧。

    她表情不急不躁,脸上看不出丝毫怒意,只睨着她冷道:“林妈妈,我敬你是二婶身边的老人,不计较你这次。毕竟,二婶她怎么调教底下的奴才,轮不到我这做侄女去过问。

    不过,你都是从林府陪嫁过来的人了,想必过去就极受林家太太和二婶器重,否则也不可能将你留在身边这么多年。我就是奇怪,就算是以前规矩没学好,但进侯府服侍了这么多年,怎么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

    我若用词不当,自有我娘训导,再不济也有大伯母和祖母处置,轮得到你对我说教?你口中喊着我九小姐,却出言不逊,教我长幼尊卑的道理,那你自个可明白什么叫做主尊奴卑?!”

    “你、你怎么这样跟我娘的人说话?”八小姐气急,伸手指着对方质问。

    林妈妈低头骇然,九小姐轻飘飘的几句话,不单是骂了自己,便连二夫人和林家都说到了,可真是不客气!

    早前在永清堂跟在二夫人身边时,她就观察过这位九小姐。当时觉得只是个温柔的小姑娘,附和着大奶奶陪老夫人说话时都小心翼翼的,不曾想骨子里竟这样犀利,出口是温声细语,意思却咄咄逼人。

    林妈妈心知错估了这位九小姐,忙拉下八小姐的手,开口道:“九小姐说的是,是奴婢冒犯了您。”

    八小姐不明白林妈妈怎么就服软了,还当顾绮年只会逞嘴上功夫,往前两步犟道:“她说的又没错,你居然敢说我行事龌龊?我来搜五哥的屋子,还不是因为你们私藏了我爹的玉如意,否则你当我闲着故意来挑事吗?

    九妹,你我是姐妹,姐姐也不是故意为难你。这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我爹的东西不见,搜查下这院子有什么不对?若是没找到东西,也还五哥个清白,否则底下的人闲言乱语的,总连累他名声不是?”

    “八姐这话在理,只是我倒不知怎么就连累我哥哥的名声了?”

    顾绮年扫了眼院里众人,漫不经心的言道:“这儿可不只有我哥哥院里的人,大嫂安排过来帮衬的人手在这,隔壁七弟屋里的人也进出的频繁,就是林妈妈……也带了不少人过来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故意冤枉你哥哥不成?”

    八小姐恼羞成怒,她自然不好得罪大奶奶派来的人,否则让长房记恨上,回去母亲定得狠狠骂自己。

    “只是说个道理,文园上下这么多进进出出的人,你何以就觉得是我兄长屋里的人偷了二伯父的玉如意?”

    顾绮年再次倾近,复问道:“有人亲眼看见吗?”

    八小姐别过身就想后退,却被眼前人顷刻拉回,她就挣扎起来,“你给我放手,做什么碰我?!”

    顾绮年低笑,松手放开了她,“姐姐不用动怒,我就是简单分析下。”

    八小姐气冲冲的躲到林妈妈身后,右手揉着左臂,心道:九妹拉人的力气倒是不小,怪疼的。

    林妈妈已经看出了九小姐不好惹,想着还摸不透对方脾性,就改劝自家小姐,称回去找二夫人,请她拿主意。

    八小姐却记恨着顾绮年在大奶奶和老夫人跟前风光,人又受了疼,觉得现在走了没面子,坚决不肯。

    她两眼瞪大,仍旧道:“搜一下又费不了多长时间,九妹你这般阻拦,可见是心中有鬼。”

    “清者自清。”

    顾绮年对哥哥屋里人的脾性是了解的,母亲用人严格,品性不过关是不可能留下的。

    不过,栽赃嫁祸的戏码,她也是听说过的。

    “好啊,你坚持这屋里没人手脚不干净,就用不着害怕。”

    八小姐提声,吩咐道:“林妈妈,你带人给我搜个仔细,不准放过任何角落。”

    顾绮年却喊“等等”,在众人注视时,漫不经心的侧首对身边的丫鬟道:“蓝苏,我的碧蝉玉挂不见了。”

    “是掉在路上了吗?奴婢回去给您找找。”

    蓝苏见本挂在自家小姐腰间的碧玉蝉佩当真不见了踪影,以为是刚刚走得太急落在了路上,转身就想出去。

    顾绮年拉住她,望向顾佳年,意有所指的回道:“我进文园时还在,现在却不见了,刚刚就只和八姐近了身。”

    八小姐蓦然被注视,见众人目光生疑,怒道:“荒唐,难不成我会偷你的什么劳什子玉挂?”

    “这可说不定,搜了才能知道。”

    顾绮年挥手,银娟就奉命走上前去。

    林妈妈终于意识到九小姐是在故意刁难,担心这样下去八小姐会吃亏,她忙伸手拦住银娟,肃声道:“我家小姐的身子,也是你个贱婢能碰的?”

    话落,又转向顾绮年,语气不敢太硬,甚至还带了几分小心:“九小姐,您在别处掉了东西,怎么赖在我们小姐身上?”

    “可我就是在文园里掉的。瞧,八姐腰间鼓鼓的,藏了什么好物事?”唇角含笑,不愠不怒。

    八小姐随之视线落在自己腰间,似乎亦有些疑惑,伸手一按发现有个硬物,取出来却正是只拇指长短的碧绿玉蝉。

    “小姐,这、这个怎么会在您这里?”林妈妈惊诧万分。

    何妈妈见状,心里大为欢喜,刚八小姐和林妈妈那嚣张的模样,还跟自己动手?

    现在倒是得看看谁手脚不干净了!

    她走过去,故意扬起了声接道:“这可不就是我家小姐的玉蝉吗?从八小姐身上掏出来,是个什么意思?”

    “我,我可没偷拿这东西,”八小姐几步冲到顾绮年面前,语气焦躁狠厉:“是你故意栽赃,你自己塞到我身上的!”

    顾绮年不答反问,只望着她:“我的丫头都没碰到你呢,八姐就说栽赃?你咬定我哥哥屋里藏着二伯父的玉如意,要命人搜上一番。可若是先安排了人把玉如意偷放在哪个地方,然后当众搜出来,到时候我哥哥怕是也百口莫辩吧?”

    八小姐脸色红了又青、青了又红,抿着唇哑口无言。

    她明白了九妹的意思,对方是看穿了自己的计划!

    顾绮年怎么会知道的?

    她白着脸色连退两步,林妈妈忙扶住她。

    一时间,院子里鸦雀无声。

    “小姐。”

    何妈妈走回顾绮年身前,眼中满是欣喜赞赏,到底是小姐有法子,刚过来没多久就灭了八小姐的风光。

    她用眼神询问该怎么处置。

    顾绮年确实不想将事闹大,这本身就不是什么光彩事,终归二伯父和父亲也是嫡亲的兄弟。只是娘亲说的也对,二房人先不客气,自己是断不能退步绕过人觉得好欺负。

    侯府里大伯母掌家,祖母虽说不理家事,但任何风吹草动怕也能传到她耳中。

    自己就算息事宁人了,这府里也不会有秘密,八姐姐的所作所为自然会传开。

    但终究不愿如此轻易的让她们离开,否则这满屋的人岂不白受了委屈?

    顾绮年不提玉蝉的事,只让何妈妈将哥哥屋里当差的人都聚集起来,对顾佳年好言好语的说道:“八姐姐的顾虑,我能理解。不过这搜查,未免造成误会,还请姐姐先让我的人当着大家的面检查下林妈妈带来的人,否则如果他们首先就不干净,最后闹出不快,也就真不好说了是不?”

    林妈妈忙接话,“九小姐,五少爷是我们老爷的亲侄子,不用搜了,肯定是场误会。”

    “误会?起初怎么不觉得是误会?!”

    她越是颓塞,就表明越是可疑。

    若说顾绮年起初只是试探,现在就差不多能确定玉如意就藏在其中某个人的身上。

    心里到底有些寒意。

    八小姐眸中闪过慌乱,她想开口却触及手里的玉蝉,忙丢还给顾绮年,顿时失了声。

    这玉蝉对方也不给个解释,自己更没法子澄清,若是真追究起来怎么办?

    何妈妈已经命人搜了那几个小厮、丫鬟的身。

    结果,不出所料。

    林妈妈先发制人,大骂那名小厮大逆不道,抢在九小姐开口前让人拖下去打。

    顾绮年冷眼看着,没有出声。

    何妈妈就凑耳轻道:“小姐,这是林妈妈的儿子。”

    她就笑了笑,略有所思的看了眼林妈妈。

    八小姐再不甘心,也不想摊上污蔑堂兄的罪名,不得不道歉。

    顾绮年很大方的原谅了,毕竟事情到了这地步,谁看不出林妈妈的儿子是当了替罪羊?

    事牵二伯父,自家在府里的处境尚未明确,她觉得也没必要非捅破最后的那层纸。

    只是,待八小姐和林妈妈要离开时,她让青玉将哥哥屋里收纳的几柄玉如意呈上来,很通情达理的言道:“今日虽是场误会,二伯父的玉如意现在也找着了,但怎么都麻烦姐姐特地走了一遭。

    我和哥哥刚回府没多久,本就想过去拜会二伯父和二伯母。既然二伯父喜欢收集玉如意,姐姐就替他挑上一柄,全当我们兄妹孝顺伯父的。”

    八小姐气得想吐血,还揪着玉如意呢?

    羞辱吗?

    难道自己会稀罕她的一柄玉如意?

    可现在理亏的是她们二房,顾佳年不好发作,就只能顺着对方的话去打量眼前的几柄玉如意。

    目光,瞬间被点亮。

    一柄红木银丝百寿紫玉如意,其上的银丝璀亮,紫玉光晕熠熠;一柄白玉三镶福寿吉庆如意,福字生动晶莹,浑身无暇;还有柄沉香木镶玉如意,镶嵌的毫无缝隙,雕工极佳。

    任何一柄,都比父亲那柄普通的白玉如意要好上百倍。

    林妈妈也愣在了原地,惊愕的望向九小姐。

    四房有这样的好东西?

    转瞬,又意识到了对方的真实目的,九小姐让人随意就从五少爷的屋子里拿出这些东西,是在告诉她们,二房里所谓当宝的好东西在她们眼中不值一文。

    二夫人这招计策,是在自取其辱,四房都不屑偷窃二老爷的玉如意。

    八小姐还没反应过来,她被眼前的珍品乱花了眼,很认真的在考虑该选哪柄。

    林妈妈看到九小姐挂在嘴角的浅笑,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但又不敢推拒,只得让八小姐挑了赶紧离开。

    刚出文园,她的身子就一软,幸得后面的人撑着,林妈妈叹道:“小姐,这九小姐忒得厉害。”

    ————————

    前阵子不太稳定,抱歉,以后会正常更新的,每天保持在两到三更,希望大家别沉默着攒文了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