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门第 > 第一百章 中秋思亲

第一百章 中秋思亲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月的夜晚已经不似酷夏闷热,坐在炕前的顾绮年手持剪子,神色认真的剪着手中红纸。凉风从半掩的轩窗外拂来,院内灯笼高挂,烛晕晃眼,虽看不到夏花在艳阳下的灿烂,却带来阵阵香气,沁心扑鼻。

    京城的中秋节远比她想象的无趣得多,侯府规矩森严,俨然是束缚了人的手脚,根本没有以往在太原时自由。

    而所谓的团圆节,父亲不在身边,便是想多与哥哥聚一聚,却不得不也因门禁的缘故早早回了外院。

    大伯母同祖母从宫中归来,又加上太子妃喜脉的事,自然是带回了不少赏赐,但再华丽的东西,又哪比得上寻常人家共享天伦的幸福?

    想想,与爹爹分别已有两个多月,其实时间真算不得很久,但顾绮年觉得特别漫长。

    或是说,京城多事,令她觉得自己似是经历了许多。

    这必是有关系的,太原宅邸家人简单,哪有这么多堂姐妹叔伯婶娘要顾虑,关起大门做什么都随她们心情,轻松的时日自然让人留恋。

    想起刚在颐寿堂时,满屋都在说太子妃娘娘怀有龙孙的事,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俨然将这事摆在了首位。

    可她呢?

    顾绮年说不上来自己应该要有多高兴,族中堂姐有孕确实值得开心,但对于一个素未谋面的姐姐来说,也表现不出多少激情。

    而她对府中众人那种“一荣俱荣”的意识,似乎又不太感染,她觉得自己好似集体意识有点薄弱。

    瞥向母亲,亦是这般神色。

    这其实是实在话,太子妃有孕是则好消息不假,但论私心话,对这阙梅苑的影响还真不大。

    之后高兴过了,六姐组织猜字谜玩接诗词,顾绮年亦跟着参加了,但直等散去。仍旧找不到过去那种过团圆节的感觉。

    烛台上红光随风摇曳,晃过顾绮年白皙的手指,衬着红纸的反光落在她脸上,显得瑰丽如霞。

    何青蔓抬眸,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女儿。

    见对方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伸手取过她手里的剪子,随意压在那散开的剪纸上,笑道:“无聊可也总别拿这些死物来打发。”

    顾绮年也不是如何热衷玩剪纸的,剪子脱手也就松开了,稍稍理了理几面回道:“娘。要是咱们在家。这时候和爹爹哥哥肯定都坐在藤萝架下乘凉看月亮呢。这时节,花儿定是还没有谢的。”

    “是啊……”说得何青蔓也有些怀念,他们夫妻感情好,前世都不曾经历过生死离别。倒是来这后有所体会了。

    她无奈的感叹着,又深深叹气,内心对这边的交通技术好一阵埋怨,最终抽出了袖中信纸。

    顾正与她通书得非常频繁,基本上每隔几天就会有一封。

    这是昨儿的,内容自然是表述了番思念,惹得性子干脆如她都多愁善感了起来,“早些到年关就好了……”

    顾绮年伸手攀上母亲胳膊,软软的开口:“娘。爹爹肯定也想着你呢。”

    明明是宽慰的语气,却让人听出了几分调侃。

    何青蔓反握住女儿的手,也不说她打趣自己,只是笑。

    过了会,就在顾绮年都觉得母亲已经沉浸在对父亲的记忆中时。只听眼前人突然开口。

    语气里根本没有她预料的柔情惆怅,竟是带了几分埋怨:“想我们有什么用?又不在身边,光想也顶不了人在这好办事啊。唉,他倒是好,一个人在太原多快活,把咱们娘三丢这边,也不晓得来救个场什么的……”

    顾绮年有些跟不上节奏,弱弱的出声:“娘,这样的日子您说这种话,是不是不太合适?”

    这显然是个更不合适的提醒话。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换哪天我也是这想法啊!”

    何青蔓抛去因“太子妃有孕”产生的杂念思绪,将注意力摆在闺女身上,边随性的拿起一个个剪纸赏看边说道:“这地方太局限咱们女人的用武之地了,就算出个门还得先去你大伯母处报备,然后走到哪都是一堆奴仆跟着,真不利索。

    你爹在这边,京城里的家业早就置办起来了,哪还可能把银子堆在身边容得那些人惦记?”

    还是对家底被惦记上的这事耿耿于怀。

    顾绮年也理解,不过娘亲的口吻说得好似父亲不在就寸步难行,这程度未免也夸张了些。

    虽说不想出言夸这位爱自恋的母亲,但她还是实话实说了:“有娘在不也相安无事吗?二伯母有那念想是她的想法,可终究做不了什么不是?上回您堵了祖母的话,大伯母现在想来更多的精力也都摆在了太子妃娘娘身上,自是分不得空再来说这些了。”

    “傻闺女,”何青蔓却是伸手戳起了女儿额头,直戳得顾绮年身子后仰,跟着捂着额头还挪远了些,还没问为什么说自己傻,只听对方再道:“银子握在手里是叫什么事?钱生钱才是正途,否则早晚坐吃山空。”

    这个理念,顾绮年老早就被灌输过,但京城里不是言行受阻,没法出门置办么?

    “原不是打算让哥哥办么?您又说不放心。”

    听到提起儿子,何青蔓忙摇头,“这倒不是为娘的不放心他,虽说你哥哥性子老实,但有时候办事是挺稳妥。可绮年你想想,他这平时跟着承哥儿在外社交,还得学堂兼顾温习,我哪还能将这事丢给他?

    否则真要耽误了他学业,不说将来怨我,就是你爹也得责怪我。别看你们父亲之前说什么任由他发展,但心里哪可能真这样想,我若是真安排你哥哥去做这些,将来你爹能骂死我。”

    提起顾正,何青蔓方提了些精神。

    顾绮年无语,她确实曾偶然碰见过爹娘对骂的场景,当时别提多震惊了。

    倒不是说言辞上如何粗鲁,而是幼稚。

    就跟小孩子抢糖果谁都不肯撒手僵持的时候有些相似。

    别看爹娘平日感情极好,但要一个说另一个人的缺点,也能恒河沙数的说上半天。

    思及此,顾绮年忙转开话题,拿过炕边按上的几碟瓜果就放在两人间的矮几上,积极道:“娘,吃点东西吧。”

    何青蔓也不计较她转移话题,却也意外没没说下去,只是重复方才的意思:“你爹在这就好了,我一个人还真成不了什么事。”

    “娘,您都做得这么好了,怎么还说这丧气话?”

    回到大家族,如她们这种长久在外的庶房,吃亏受束是不可避免的。

    毕竟,若都是厚道的性子,过去那些年也不会不管他们在外如何。何况京城里生活的各房总会带上点优越感,瞧二房一开始的挑事就是表现,而楚氏草草处置,没有在她们回京前处理好,不也是在给下马威?

    个中厉害,顾绮年都懂,可她毕竟受了那么多年传统礼教,要说让她主动反抗做些思想上的大逆不道之事,也不可能。

    何青蔓自是了解她这点,也心知行动什么得慢慢来,思想上转变才是关键。

    而女儿的发展,她从来就是了解的。

    提到这个,不免又想到儿子,沮丧挫败感油然而生。

    虽说有个因人而异,但亲兄妹,这领悟能力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顾绮年见其没有接话,又垂头丧气的,还真以为母亲碰到棘手的事,紧张道:“娘,是不是有什么事让您为难了?你可别自己一个……”

    没等说话,何青蔓突然又跟没事人般爽朗的打断:“没什么事,这宅子里的事不过就女人间周旋,涉及不到实质损失,我都不会上心。而要真触动咱们利益,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绮年你就别杞人忧天了,要真有事娘绝不会一个人扛着,那种时候是锻炼你的好时候。”

    顾绮年哑口,真的无语凝噎。

    她竟然忘了母亲的属性……

    这完全是个不用自己担心的人嘛,浪费感情了。

    何青蔓也不知什么心理,就喜欢看女儿这幅模样,明明心有抱怨却因为孝礼横在中间而不得不憋屈的表情。

    心情倒是开朗了不少。

    其实,为难的事她还真有。比如,是谁在暗中关注着绮年?

    这问题困扰她很久了,可置身在内宅里的自己,当真无从下手。

    然这方面,却又是不能对闺女说的。

    这晚中秋节的夜,顾绮年宿在了主屋,母女俩话唠了许久。

    也是谈话间,她才明白原来母亲一直都在暗中布置产业的事。上回去城西附近说是游玩逛街,其实是观察位置街道去了,这几日让身边亲信外出,已经选定了几个地段,正准备过几日便去落实。

    这些事,何青蔓办得迎刃有余,顾绮年倒也再说捧她的话,但心底却打算着将上个月各铺子上送来的账本细细研究研究,否则不了解京城的这些形势,想帮母亲都不能。

    次日清早,颐寿堂的丫鬟来传话说老夫人昨儿进宫后身子有些乏免去了晨间的定省,顾绮年就恨不得再回床上睡个回笼觉。

    只是没多会,阙梅苑就迎来了位不算熟悉的客人——七小姐顾妙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