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代风流 > 第五十八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芸香不动声色的将颜世卿的手给放下去,又禁不住往后退两步,再抬首指着帐中熟睡的水荷道:“水荷无大碍吧?”

    颜世卿瞥了一眼那帐子中的人,又飞快的收回目光,低声道:“就是被吓着了,先头醒了之后啜泣了一会儿,许里正家的娘子劝慰了她一番,又有燕七在屋里熏了檀香,这才刚睡着没多久。”

    芸香听颜世卿说起熏了檀香,用鼻子一嗅,可不是屋子里浮荡着一股悠悠的静神之香,她深呼吸了两下,也觉得心绪从适才纷杂中平静了不少。

    到底,自己有什么立场呢?虽说名义上是夫妻,可这么几年来,却一直没有夫妻之实。再则,这名义上的婚姻是如何得来与维系的,自己心里头也是清楚地。她不是没想过颜世卿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肯定是有需要的,只是每每刚想了个开端便不愿深想下去。

    说到底,自己也有责任!

    这厢芸香一脸出神发呆之相,那厢颜世卿心里不觉满腹疑惑。

    “走吧,我们归家去!”颜世卿声音有些发虚,“你怎么进屋也不出个声,倒把我吓了一跳。”

    芸香扫了颜世卿一眼,阴阳怪气的道一句:“你做了什么了,让你看见我在这里就吓了一跳?”

    颜世卿表情一滞,随即又勉笑道:“成天脑袋里都想什么呢?这不刚刚跟大宝、二呆他们一起去采了雄黄又在赵家的院子里屋子里角角落落里都放些了吗?又跟着燕七去好生搜看了院子,还别说倒是活捉了几条蛇来……”

    芸香沉默了一晌,方垂眸道:“我就来瞧瞧水荷,既眼下已无事,我们就回吧!”因想起颜林氏让他们去采些雄黄的话,便道,“走吧。我们也去采些雄黄来,这夏天又热又蛇虫多……”

    颜世卿却摆摆手,说是先头去后山采雄黄时,众人因为心有余悸害怕家里也会出了蛇伤着了家中老小,也都索性多弄了很多来。眼下赵家的全部处处置放完,还余下很多,直接拿了回家就是。

    芸香不再说话,又望了一眼床上帐子里躺着的水荷,心绪有些复杂的出了屋子。颜世卿见芸香离开了,长出了一口气。也回头瞥了一眼躺着的水荷,眉头轻微皱了皱。

    因见芸香已经走出屋子里了,颜世卿当下不再迟疑。跨步就出了屋子。

    待屋子里再无二人,床上帐子里躺着的水荷睁开了原本紧闭着的双眼,眼神有点空洞,发呆的望着帐子顶。先头她去灶房做饭时,正准备取锅排置入大铁锅中。不想竟是手触到湿湿凉凉的东西,吓了一跳,抬眼一瞧却是见那锅排之上竟是盘着一只好大的红黑条相加的长虫,登时就吓得将手中盛着泡好的豆子的瓷碗“砰”的一声落了地,拔腿就大喊着朝外跑去。

    许是水荷声音过于尖利,惊着了那蛇。那蛇“兹兹”的吐了吐蛇芯子就是从锅排上下来,打着弯向灶房外游去。

    水荷心下大骇,腿却是使不上力气。踉跄着向外跑去,却是因了她这一段只是每日干呕吃不下饭又加上心思重身子虚的厉害,竟是在紧要关头两眼一抹黑,晕倒了……

    倒幸得附近的王阿九冲将上来,提起镰刀跳将起来三两下斩杀了那蛇。水荷听的外头自己婆婆赵婶子还在和王阿九的浑家在争论。心下一急,嘶哑的喊出声来:“娘。那是媳妇的恩人哪……”

    打外头倒是走进一人来,那人穿着一件天蓝色云翔符蝠纹劲装,腰间系着一条墨色的玉带,散着发,面若冠玉,剑眉斜挑,满脸冷清之色。这人正是凤鸣村中山民们惹不起的有“克妻”之名的鳏夫燕七。

    燕七抿着唇,阴冷着脸,一直走至水荷床边时,那面上才换了表情。燕七隔着幔帐静静的注视了一下又闭着眼睛的水荷,表情很是柔和,倒有几分温润君子的感觉来。

    良久,燕七叹了口气,悠悠道:“小荷,别装了,我知道你根本就是醒着的。”

    帐子里有些微响动,是水荷坐起身来,她望了一眼燕七,轻声唤了声:“七哥!”

    燕七唉了一声,又走上前两步,伸手想撩开床幔,却又将伸到一半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望了一眼里头近日明显消瘦的水荷,柔声询问:“头还晕吗?”又道,“你这是身子虚,我赶明去观音镇上给你抓几幅安胎药来,看看能否止住这不适。”

    “你也别过于心焦,我问了大夫,大夫说头胎怀相都不好。你也别一心只待你婆婆好了,只让好的东西给你婆婆吃,你待她比你婆婆的亲闺女都强,再则他俩的死与你又无关,你何苦想不开,一门心思将错处往身上揽着……别老是和我客气了,你如今都有了身子,再每日的去镇上售卖那些藤筐也颇有不便,架不住被人冲撞了伤了肚子里的孩子……都是要做娘的人了……”

    “我这人,你还不知道,你既然喊我一声‘七哥’就不该把我当外人,我眼下不比以往,我也不妨给你直说,我上趟西北之行,得了兰小将军的青眼,你可能不知道,那兰小将军是属于姑苏慕容一系的,姑苏慕容……得,我跟你说这个,你也听不懂……七哥过阵子要离开这观音镇一趟,你将我那日说给你的话再仔细的想上一想,先别急着回复我……另外,我买了些补身子的阿胶与固元膏还有从回鹘运来的大枣,都放到你家的柜子里了……”

    “我这人,你是知道的,我承认我对你是有想法,也想得到你,可你要不愿意,我还是愿意一直对你好……容易我是孤零零一个人,我手上现在也有些银钱,倒是愁怎么花,你就只当是帮我忙就是……”

    燕七说完,见水荷也没有应答,以为她又恼了自己多管闲事,有些不自在的搓了搓双手。声音更是温柔几分:“想什么呢?你就是心思重,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别去想些有的没的,只是自己伤了心神,而且你这样……我……我心疼……”

    水荷望了一眼燕七,将床幔轻轻扯开,露出一张如莲似玉的脸来,垂着头:“七哥,你去外头看看我婆婆,将她劝回来。她年纪毕竟大了,别气出个好歹来……”

    燕七瞥了一眼外头,并没有动身子。而是笑笑道:“不妨事,外头那些人都在劝着呢,出不了事。再则我觉得你婆婆好久也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大吵大闹一番,不妨事,等吵完回来万一气着了。我回头去镇子上找大夫给她开些顺气的药就是……咱们趁着这会子没人,说会儿话吧……我过阵子就离开观音镇来了,兴许回来的时候会带给你一个惊喜……”

    水荷提了下神:“那我抓紧时间给你再做几双鞋来,你带着路上好穿。”又望着燕七,“什么惊喜?莫道七哥要被皇帝老儿封侯拜相不成?”

    “皇帝老儿哪里能及姑苏慕容家,我听兰小将军讲。慕容家的公子倒是个百年难遇的奇才,能百步穿杨,又料事如神。说的我心痒痒,特别想一睹慕容家的公子之神采,若真能得见,我也无憾……”

    水荷被唬了一跳,忙伸手去捂燕七的嘴。嗔怪道:“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七哥也敢说。这可是抄家灭族的罪。”

    燕七神色一暖,也舍不得拿掉水荷放在自己唇边的温润酥手,噙着笑。

    水荷脸一红,将手伸回。

    燕七便有些怅然若失,回道:“我这哪里敢乱说,也只在你面前说说而已。再则,我哪里有什么家与族可灭,就我赤条条一人。”因见水荷抚了抚肚子,面色闪过一丝复杂,很快又面上蓄满笑意,“什么时候生?”

    “算来是来年二三月里……”芸香说话,神色又呆了呆,“只不知他可有见天日的一天……”说话间,芸香神色之间满是凄楚,倒有一股雨后海棠的娇弱可怜之态。

    燕七也神情一滞:“你是怎么想的?”

    水荷没有作声,神色有点出神。七哥问她是怎么想的,可自己怎么想的有用吗?别说现在世卿不知道自己怀有身孕,就算知道了想来还是选择芸香吧。她是清楚地,世卿对芸香除了有要报答的恩情与责任外,其实在五年的时光里与芸香早已鬓厮磨出了感情,早已经忘记了当初的初心,兴许也早就不愿意兑现当年的誓言了……

    水荷虽然告诫自己,这是自己犯贱,怨不得旁个,是自己给了人机会,才会让自己受到伤。可这心里,水荷还是止不住存了一丝怨恨的,到底他不是良人,自己这几年来忍着各种苦难、受着各种折磨就等着世卿能兑现承诺的一天,不想却是一错到底了……

    世卿原来对自己早已经无心了,甚至自己的这份痴心在世卿眼里也成了负担了吧……

    水荷知道自己其实是心思很敏感的人,只是一直以来是自己参不透执念,不过是自己自欺欺人,不愿意认清罢了。

    就在今日,自己被吓得晕倒之时,醒来却发现被七哥背着,不想世卿却是进了门。当时水荷只觉得心里一暖,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流出泪来。又担心世卿见自己在七哥背上,会心里难受,当下也不顾身子虚的发飘就要燕七将自己放下来。

    哪里知道,水荷却望见世卿在看见自己在七哥背上时神色明显一松,好似终于甩掉包袱了一样。那一刻,她心里只觉得疼的无以复加,虽心中早已料到,却还是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痴心了六七年的男人。

    PS:有种写到冰山露出一角的感觉~

    这文的坑设定的有点深且大了,我有点担心姐妹们有木有耐心~

    姐妹们,晚安吧~哦,不对这是第二天中午要发的~

    我想要粉红,我想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