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鬼之书 > 第四十七章 潜入皇宫

第四十七章 潜入皇宫

作者:刀尖上的惊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洪承畴犹豫了一下,对吴凡说道:“皇上,皇宫的地图臣倒是可以得到,只是不知皇上要这副地图有何用处。鞑子皇宫之中戒备森严,如果皇上想要到鞑子皇宫内取得某样物品,不如将这个任务交与为臣,臣哪怕粉身碎骨,也要为皇上完成这项任务。”

    吴凡闻言顿时一阵苦笑,心里想到:就算你洪承畴拼命摸到了大玉儿的《乳》《房》,也不算是完成任务。

    看到吴凡苦笑,洪承畴误以为吴凡想要取得的物品属于比较忌讳不可言说的物品,急忙改口道:“皇上,地图的事情就交给为臣了,大约明天这个时候臣应该就可以得手了。到时候皇上可以派人来取,或者由臣直接交到皇上暂住之所也可。”

    吴凡与洪承畴约定由郝摇旗作为两人之间的联络人,便领着郝摇旗离开了洪府,回到了客栈之中,至于如何解释吴凡与洪承畴之间的远房亲戚关系,自然由洪承畴自己去解决,想来以洪承畴的老谋深算,自然会将一切编造的圆满,令旁人找不到一丝破绽。

    回到客栈的房间之中后,吴凡略微静下心来,这才突然发觉居然忘了向洪承畴询问吴三桂的下落,以洪承畴负责为满清筹划进攻大明的战略地位来看,洪承畴绝对应该知道吴三桂的下落。

    而且令吴凡稍稍感到有些纳闷的地方就是,刚才与洪承畴的谈话中,洪承畴没有一句提到吴三桂的消息,按说洪承畴不应该忽略吴三桂对大明潜在的威胁,不过吴凡绝对信任手机的修改功能,想来也许是洪承畴因为见到吴凡过于激动,所以暂时忘却了吴三桂。

    现在对吴凡来说,完成大玉儿的任务要比诛杀吴三桂更加紧要,反下暂时吴凡也没有精力再去理会吴三桂这个大汉奸,还是等下次见到洪承畴的时候再询问吴三桂的下落也不算晚。

    时间就在吴凡静静的等待中一分一秒地流逝。

    第二天中午吃午饭的时间,郝摇旗再次外出前往洪承畴的府邸,果然顺利地拿回了沈阳故宫的详细地图与宫中侍卫的大致分布情况。

    吴凡接过地图,强行按压下内心的激动,开始仔细研究手上的这份地图。因为吴凡知道,机会也许只有一次,一旦在第一次突袭大玉儿的时候失手,恐怕就会引起满清朝野的极大震动,基本上不可能会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了。

    仔细研究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左右的地图之后,吴凡基本上已经将沈阳故宫的大致地形记到了脑中,并且将洪承畴在地图上标注的注意事项也背得滚瓜烂熟,心底感觉上有些靠谱了。

    将地图放在一边,吴凡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晚上吴凡开始行动的话,那郝摇旗与李乐童他们继续待在沈阳城内将会十分危险,当朝皇太后大玉儿遇袭,并且还是被人猥亵,满清鞑子必定会大索全城,到时候无论李乐童武功如何通天,在大兵围攻之下恐怕也仅能自保,几人中武功最差的苏半仙恐怕就要危险了。

    越想越感觉贸然行动后果十分严重,吴凡决定还是半夜去找洪承畴商议一下,毕竟在策划行动上吴凡承认他自己的水平是远远不及洪承畴的。

    吴凡坐卧不宁地等到了半夜,悄悄从床上爬起来,将身上的衣服又检查了一遍,确认已经紧身利落,没有什么牵绊之处,推开窗子纵身跃出,身在半空用手轻轻一搭房檐,闪身到了房顶之上,借助月光辨别了一下方向,展开轻功向洪承畴府邸的方向潜了过去。

    轻车熟路地来到洪承畴卧室之外,吴凡在洪承畴的窗下恶意的想象这家伙此时正搂着小老婆白嫩光洁的身子酣睡,随即吴凡用力摇了摇头,将脑海中香艳的画面甩去。特么的被魔鬼感染了,最近脑子里总是不由自主地冒出这些少儿不宜的镜头。

    伸出手指扣开窗棂,吴凡轻轻将窗扇拉开到可以进入的地步,闪身溜进了洪承畴的卧室之中。在黑暗中,吴凡站在原地让眼睛适应了一下房间内的黑暗,蹑手蹑脚地向洪承畴的床榻边摸去。

    还好,吴凡想象中的场景没有出现,洪承畴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睡得正香,随着轻微的呼噜声,洪承畴颌下的胡须也在不断地颤动着。吴凡静静地在床前站了一会儿,伸手在洪承畴身上拍打了两下。

    洪承畴瞬间便被惊醒,睁开眼睛看到床前多了一个黑影,老道的洪承畴没有象普通人一样惊呼出声,而是静静地躺在床上与床前的黑影对视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吴凡得意地笑了一声,顿时让洪承畴认出了床前黑影的身份,在黑暗里洪承畴并没有多礼,而是轻轻地坐起身来,伸手示意吴凡坐到他的身边,压低了声音问道:“皇上?深夜来到臣下的府内,可是有什么紧急的事件发生了吗?”

    吴凡将来意说明之后,洪承畴显然有些气急败坏,将面孔凑到吴凡的耳边,语气十分严厉地说道:“皇上,臣不知道您什么时候修习了一身武功,可是臣可以明确地告诉您,您可能有些高估了所谓武林高手的能力,个人的武力在千军万马面前没有丝毫的优势。无论您想到鞑子皇宫之中做什么,都是十分威胁的,臣绝对不赞成您以万金之躯而冒此奇险。”

    吴凡也用威严的声音告诉洪承畴:“朕来寻你,不是想听你的劝阻。鞑子的皇宫朕是一定要闯,你若不同意,不肯帮朕,朕就自己一个人蛮干,你如果心里还有朕这个皇帝,那么你就想办法帮朕将后续的事情安排妥当。”

    得知吴凡已经下定了决心,洪承畴聪明地没有再继续劝阻吴凡,而是开始低声与吴凡商议起如何善后的问题。

    天亮之后,吴凡一行七人在洪承畴的安排之下,收购了大量的皮毛,就如同普通的行商一般,低调地离开了盛京。吴凡在车队离开盛京不久,就悄悄地孤身一人又返回了盛京,苏振海他们则押着车队继续缓慢向山海关行进,在路上等着吴凡返回与他们汇合。

    吴凡则由洪承畴安排,秘密地潜回了洪承畴的府邸之中,被洪承畴安置在一处密室之内,等待着进入满清皇宫的时机。

    一直等到第九天,洪承畴才一脸疲惫的来到密室之中,将手中的包裹递到吴凡手中说道:“皇上,臣这几日借口应加强宫中的防务,鼓动满清多尔衮对宫中的侍卫进行了大调换,此时鞑子皇宫之中看似戒备森严,实则漏洞百出,防卫力量已经达到了最低点。这里有一套宫中侍卫的服侍,还要委屈皇上换上,这样更加有利于皇上您进入宫禁之中。”

    吴凡顿时大喜,用手拍打着洪承畴的肩头说道:“好,干得好!不愧是朕最为看重的臣子之一。既然行事如此顺利,你干嘛摆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弄得朕还以为又有什么不利的事件发生呢。”

    洪承畴勉力挤出一个笑容向吴凡点了点头,声音依旧迟缓地说道:“皇上,臣只是有些奇怪,原来多尔衮虽然经常向臣询问一些战略上的事情,可是却从来没有最近一样对臣言听计从过,所以臣并不敢十分肯定宫中防卫已经照臣的谋划的那样改动了,一直在琢磨是不是多尔衮又在暗中进行一些其它的谋划。”

    吴凡嘿嘿一笑,一面开始为自己换装,一面对洪承畴说道:“多尔衮?那家伙就是一个傻蛋,今后你想怎么玩他就怎么玩他,他现在就是一脑袋浆糊,还特娘胆小的象个耗子,你可以从此不用再担心多尔衮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了。”

    洪承畴其实这个时候也在暗自佩服吴凡,想不到吴凡看人如此之准,多尔衮最近的行事果然大反常态,浑然没有了以往的精明,就好似换了个人似的。洪承畴当然想象不到,并不是吴凡有识人之明,而是以前精明的那个多尔衮已经被吴凡修改成了人类历史上著名的二傻子皇帝阿斗。

    一切都收拾利索,吴凡借着夜色,在洪承畴的指引下波澜不惊地混进了满清皇宫。此时的满清皇宫之内,大多数侍卫之间根本就相互不认识,吴凡借着全套的侍卫服及洪承畴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正宗腰牌,居然是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的。

    在皇宫之中,吴凡左一转右一绕的,按照洪承畴特意安排出来的防卫漏洞,一步步来到大玉儿的寝宫之外。走到这里已经是洪承畴所能安排的极限了,再要继续深入,已经算是内宫,以吴凡假冒的侍卫身份绝对是不可能再靠近了,下面如何才能接近大玉儿,完成系统安排的任务,就要靠吴凡自己了。

    吴凡矮身躲到一处花丛之中,将身上略显累赘的侍卫服侍脱下,连同脑后的假辫子一起卷起来埋到了土里,暗自运起内力将土面踩平,又在上面轻轻撒了一层干土,确认再没有破绽之后,轻轻将身一纵,跃到了一株大树之上,顺着树枝慢慢爬上了大玉儿寝宫的围墙,悄无声息地翻到了院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