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乡村极品小仙医 > 第2149章 救兵赶到

第2149章 救兵赶到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二狗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去走到了花川子的旁边。

    本来说好要请花川子吃好吃的,结果他们现在都饿着肚子,陈二狗摸了摸花川子的头。

    花川子苦笑了一下,当然这也表示她理解。

    这个马总不依不饶的,然后跟在陈二狗的后面一直在求饶。

    “陈总你就放过我们吧,这次都是我不好,让您来视察工作却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确实是我的责任,我一定好好悔过。”

    这个马总还直接把巴掌甩在了自己的脸上,声音确实不小,看来是真的下狠手了。

    “只要您答应,不取消经销资格我什么事都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干的陈总。”

    这个马总一脸着急的样子,陈二狗看着他这个样子,不免冷哼了一声。

    陈二狗当然知道,他与这些权贵勾结,从中捞了多少油水,现在说要取消经销资格,那也就是断了他的财路,他当然是不肯善罢甘休。

    他这么豁得下脸来,低三下四的求陈二狗,但是陈二狗对于这种人越是反感。

    只见这个马总还不消停,直接跪在了陈二狗的面前,旁边的人都瞪眼看着。

    “陈总,请您给我一条活路吧,如果您不让我代销产品的话,那我在整个粤省就真的活不下去了,陈总。”

    陈二狗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脚踢开了,这个经销商的马总。

    “至于刚才所承诺的事情,我一定会说到做到。从此以后我们二狗集团的产品与你们整个粤省无缘,至于二狗集团与天时集团之间的竞争,最后的结果如何?大家请敬请期待。”

    ”不过大家也许会失望哦。不要怪我到时候不留情面。”

    陈二狗冷冷的说道。

    当然主要是说给这些权贵们听的。

    在一旁的天擎,现在他在努力的舒展了她的胳膊,生怕落下什么毛病。

    他目睹了整个全程。

    “我说你个陈二狗,你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和我们整个粤省断绝产品的来往关系,我看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你不要忘了,我们天时集团的势力可不仅仅是扎根在粤省,要在整个华夏乃至整个全球都有相关的势力。“

    ”如果你只是想单单的抵制整个粤省来抵制我们的往来,或者说彼此的市场的话,那你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别怪我没警告过你。”

    “劝你放弃这个念头。”

    这个天擎听到陈二狗如此决策之后,倒是非常冷静的分析了一下这个局面。

    看来这个天擎倒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对于自己家的生意,还是了解那么一点。

    “你这么说,那我们集团岂不是就是死定了。”

    陈二狗一脸疑问的看着天擎。

    天擎看到陈二狗这个样子,立马就来了劲头,然后挺直腰。

    “如果你现在知错的话,收回刚才说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原谅你,给你的集团留一条活路怎么样?”

    然后陈二狗突然立马变脸,冲着天擎傲娇的说着:“没门。”

    “到时候,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看你们有没有勇气斗一斗了。”

    陈二狗满不在乎的说着。

    天擎对于眼前这个陈二狗着实是好奇,凭借他家的势力,哪怕是任何的集团听到这样的斗争都会害怕,会为了以后的发展而求和。

    但是这个陈二狗不但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是有浓浓的挑衅意味。

    天擎最想知道的就是他哪里来的自信,难道他们公司还有隐藏的实力?

    但是很快他就把这种想法给浇灭了,当然他不能长别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这件事情他的老爸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对付一个区区陈二狗还是绰绰有余的。

    “既然你这么不怕,那我就和你这个农民,是吧,农民,好好的斗一番。我看看农民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天擎直接对陈二狗叫嚣,太故意的表情。

    陈二狗听到天擎这么蔑视农民,他再一次皱了皱眉头。

    然后快速的向前走了三步,直接站在了天擎的旁边,由于陈二狗的速度过快,天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所以说把他吓了一跳。

    “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我倒想问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刚才是没有吃过苦头?一口一个农民的,我看今天非把你阉了你才能够消停是吧?”

    陈二狗揪起天擎的衣领,然后对他警告着。

    “对呀,我就是说你们农民怎么了,我从小到大都讨厌农民,怎么了?哪条法律法规还规定我不允许讨厌别人?那你倒是拿出来给我看一个呀。”

    天擎也瞪着眼回馈着陈二狗。

    只见这个时候眼镜男带着一众保镖来到了现场。

    天擎看到眼镜男带了这么多救兵来,瞬间士气就高涨了,在他的眼里觉得这一次陈二狗一定死定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我的救兵来了,你想跑可就跑不了了,一会儿叫爷爷叫奶奶的时候你可别哭啊。”

    天擎得意的对着陈二狗说着。

    “哎呀,你说你这人咋这么不听劝呢?我说了你一个跆拳道黑段输了就够丢人的了,再加上这么多的保镖,要是你们在输的话,你们的脸可往哪儿放呀?我都替你们着急。”

    天擎看到陈二狗这个嚣张的样子,恨不得上去打他两巴掌才解气,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在他面前如此嚣张的人。

    在天擎的记忆里,就没有人敢这么跟他叫嚣过,陈二狗是第一个。

    “好,既然你不服,那就把你打到服为止,给我上。”

    天擎一声令下,只见一众保镖就朝着陈二狗围了过来。

    陈二狗看着这些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前几天在吉隆坡的时候,弗雷泽的手下可都是特种兵级别的,陈二狗都觉得不够塞牙缝的。

    就天擎手下这几个保镖,就这几个小混混,除了看起来长得凶了点凶神恶煞的,看起来一点儿都不顶用。

    陈二狗淡定的往后退了几步,因为他要保护这个老农民,还有连建,不希望他们被受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