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官 > 7.讨高岳檄文

7.讨高岳檄文

作者:幸运的苏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至于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也满是副沉默的模样,对出兵策应朝廷官军的请求不置可否。

    不过当高岳攻陷汴州牙城,处斩韩弘,大败魏博、淄青的援军,且俘虏魏博大将史周洛,随即尽杀宣武廊下牙兵这一系列消息传出后,河朔各方的态度还是有了微妙的变化。

    相州的治所安阳城,其北的洹水桥前,从真定府而来的王武俊,接受了成德、天雄联军将士的热烈欢呼,王武俊着轻便的衩衣,坐于胡床上,接受众将的参拜喝彩,在如此氛围里颇为陶醉得意,尤其是其幕僚将最新的《镇州邸报》递送给他时,王武俊看到其中对自己热情洋溢的夸奖:

    “朝廷不用兵于河朔,自建中年间起,迄今已逾二十年。而今宫廷从不详的内禅后,大奸臣们便如伥鬼般,张牙舞爪于黑暗之中,云雾遮蔽了长安,他们当中最猖狂的当属高岳。

    高岳此人,出身格外可疑,谎言自己为常侍高适之后,却全无谱牒为凭,成年后混迹于长安务本坊国子监中,本无学术,薄有小艺,全凭面白阴大(原文如此),诱得西川节度使崔宁女,又买通刘晏婿潘炎,因赃假获状头之位,遂变本加厉,结托权门,窃据庙堂,又为一己私欲,开边不已,挟征党羌、西蕃、南蛮为己功,祸乱禁内……

    至高岳擅用天子钟鼓,害窦参、李景略,杀魏博田少卿岳丈昭义司马元谊,后杀淮西节度使吴少诚、少阳,而今又企图陷害宣武兵马使刘锷、韩弘,宛若洪水猛兽,天下忠义无不垂头塞言,竟是万马齐喑的态势。那么此时太尉琅琊郡王王武俊奋起,在和县泉给高岳党徒以痛击,血刃下三千被驱赶上沙场的官军子弟悲惨殒命,太尉在收敛埋葬他们尸首时泫然涕下,言这些年轻儿郎全是为高岳蛊惑所害,这难道不是对高岳为首的奸党盘踞的朝堂一个严正而有力的教训吗?

    河朔燕南的父老、子弟们,面对高岳等人的淫威,不能再沉默下去,否则我等数十年自治之功,必将毁于高岳手,此后地方黎元于高岳暗无人道的淫威下苟活,中朝九重之废立也将全操于高岳一人之意……”

    等到幕僚读完后,王武俊坐在胡床上,很谦逊地摇手,说这篇文章过誉了过誉了,现在河朔的局面,非四镇联手不可救也。

    “在太尉的威名下,和县泉不过是个区区小胜的开始,马上还会有更大的胜利,四镇的浩大反攻即将开始。”在王武俊面前,魏博使节侯臧满口的阿谀之辞。

    王武俊摸着胡须点头,对侯臧暗示:“我定会帮你家少主人,保全相卫两州的,然则?”

    侯臧心想王武俊这个老狐狸,看来是向借机索要邢、磁、洺三州了,于是赶紧搪塞说,现在只有夏侯仲宣据守的洺州一城未下,等到三州尽归我魏博后,定会对太尉大有酬谢。

    “哼。”王武俊怫然不悦,“我成德军出力最大,若无我出动精骑来援你魏博,怕是你等连朝廷方的奉诚、昭义两军都应付不得,现在官军援兵被我杀败,洺州城旦夕且下,你魏博却想把三州尽收,也未免太不讲情义了吧?”

    “太尉息怒,太尉息怒。”侯臧便初步口头应允,“愿和太尉分割三州地,邢州归太尉,其余两州归我魏博。”

    这时王武俊用指头,用力地点点膝盖前的地图,“不,邢、洺归我成德,磁州地归田季安,这样最为公平合理。”

    侯臧眼珠转转,就对王武俊说:“如此分割三州地倒也可以接受,不过如高岳攻陷了汴州(现在王武俊暂时还不知道韩弘已被擒杀),再领师北渡白马津,攻我相卫地,又当如何?”

    “朝廷两税未集,宣武乃天下精锐之师,且外有李师古援军,即便高岳攻拨下来,也得半月,还得休整起码半月,以求集结钱帛米粮。我等联军,有这一个月光阴,留下围洺州城的军伍足以捕拿夏侯仲宣,而本太尉随后便继续南下,扼守大河黎阳津,便能阻绝官军自河阳、滑州侵你相卫。朝廷之所以作势要讨伐河朔和淄青,不过是高岳要借此邀功固位而已,一旦他不得过白马津,我等便联合上奏朝廷,和官军罢战。太上皇当年征讨河朔不利,都播迁去了奉天,高岳不过个权奸罢了,他此后大势必去,再联合朝内外的忠臣义士,将其讨伐不迟。”

    得到王武俊如此保证的侯臧大喜,即刻拱手感谢,随即坐上马车,返归大名府。

    然刚过洹水,几名急匆匆赶来的魏博骑兵,就在他的车前说:“汴州牙城陷没,韩弘及千余廊下牙兵全遭高宫师屠戮。少主遣送我等,急招大夫至军府商议对策。”

    “什么?”侯臧大惊失色,随后竖起手指算了算,王武俊预测韩弘能坚持半个月屹立不倒,可满打满算,牙城守卫战也仅仅打了四天,就宣告失败。

    不敢怠慢的侯臧,急速下车,亲自跃上匹骏马,和数名骑兵驰往大名府。

    魏博军府内烛火辉煌,台座上的田季安犹自在外罩着丧服,脸色不豫。

    刚被放回来的中军兵马使史周洛,立在东西厢文武僚佐中间,对田季安说:“此次增援汴州,我受少主人托付,带去一万子弟,回来不足四千,其余全部殒命曹门战场。”

    田季安丧魂落魄,从座位上起身,接着不断用手指甲掐住虎口。

    僚佐们也都默然不语。

    接着史周洛就说:“曹门惨败,非我天雄军战之过,皆是李师古麾下兵马使刘悟畏战脱逃,以致我侧翼无人防守,被官军抄掠围攻,又被切断水源……好在高宫师宽洪,对被俘的子弟不加以凌虐杀害……”

    田季安看了史周洛眼,说不出话。

    可坐在肩舆入府的邢曹俊却手指史周洛喊到:“这全是高岳的小恩小惠,你就想把我魏博给出卖掉?”

    可史周洛咬咬牙,抱拳对田季安请求说:“某离去时,高宫师曾言,少主若有为难处,可直接与他商议,不过先决条件就是撤去围攻洺州的兵马,重新恭顺朝廷,不得和王武俊、李师古联合,更不可有任何僭越举动。”

    台座上,田季安背过脸去,十分痛苦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