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透视狂兵 > 第2443章都得死!

第2443章都得死!

作者:蜗牛快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包括叶天在内,谁都没想到,大腹便便的胖子叶淮山,竟会在这一刻现身,更令众人没想到的是,寄托着叶家族人全部希望的叶少军,竟被叶淮山控制在手上。

    议事厅内的众人,惊恐万状的眼神,透过落地玻璃窗,望向外面的广场。

    这一刻的叶淮山,在他们眼中,俨然就是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的英雄巨人。

    叶淮山刚才那番话,更是令得厅中众人忍不住暗暗为叶淮山竖起大拇指。

    如果叶淮山能将叶天喝退,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推选叶淮山上位,顶替叶孤成这个废物的家主之位。

    外面的广场上。

    叶天嘴上的烟,烧去半截,似笑非笑的打量着神色俱厉的叶淮山,“你算什么东西?

    就凭你也想教训我?

    你想死,稍后,我一定成全你!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给我乖乖闭嘴。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叶淮山一脸坚定不移的神色,双目血红的瞪着叶天,咆哮道:“邪神,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你没资格!”

    叶天直截了当的回应道,“你们叶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没资格跟我谈交易。

    你们都得死!”

    叶淮山并没有因为的拒绝,就闭口不言,反而继续补充着刚才没说出的话,“当年你一家的遭遇,全是叶孤成一手策划的,与叶家的其他人无关。

    叶孤成从小就对家主之位,心存觊觎,但由于他不是长子,所以他没资格上位。

    他只能等待时机,直到十八年前,他设下圈套,陷害你父亲偷学‘天命宝典’上的禁忌之术。

    最终,导致你们一家被赶出京城。

    他担心你父亲会再次卷土重来,向他复仇,于是派人前往江城,追杀你们一家。

    五年前,天山之战后,你遭到‘复仇者联盟’的追杀,也是叶少军在暗中策划的。

    叶冬青、叶梦色父女二人的遭遇,更是叶孤成和叶少军父子两人合谋的。

    冤有头,债有主,我现在就把叶少军交给你处置,至于叶孤成嘛,哼哼,叶家族人在得知这些真相后,谁也不会在庇佑他,更不愿拥护他。

    你随时可以砍断他的狗头,为你父亲报仇雪恨。”

    叶淮山这番话,令得叶家族人当场震惊,他们都被蒙在鼓里,谁都不知道叶大昌当年的遭遇,竟然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时间,整个厅中,群情激愤,对叶孤成怒目以示,将叶孤成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如果不是叶孤成当年迫害叶大昌一家,又怎会在今日引得邪神,杀入叶家,要将叶家族人赶尽杀绝?

    此时的叶家族人,根本没人考虑叶淮山说的话,是否属实,他们需要的是叶淮山提到的这个理由,主动配合叶淮山,合力擒拿叶孤成,然后把叶孤成交给叶天处置,以此来为自己换取一线生机。

    退一万步说,即便叶淮山是信口胡诌,故意冤枉叶孤成,那也无所谓。

    要是牺牲叶孤成一人,就能挽救叶家上千人。

    谁都愿意把叶孤成交给叶天。

    “他妈的,叶孤成,你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满足你的一己之私,竟然残害兄长。”

    “你的行为,简直就是人神共愤,天理难容,即便今日邪神不杀你,我也把你这畜生千刀万剐。”

    “你有什么资格担任叶家之主?”

    ……

    墙倒众人推!

    叶家族人纷纷开口发声,发泄着自己对叶孤成的不满,恨不得用唾沫星子将叶孤成淹死。

    为了自个儿的小命着想,他们必须这么做。

    身处在族人咒骂声中的叶孤成,浑身剧颤,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七八个年轻的族人,一拥而上,将他架起,直接抬出议事厅后,又有人找来绳子,将他手脚四肢,牢牢困住,按倒在地,向着百步之外的叶天,遥遥跪下。

    自始至终,叶孤成都没有挣扎反抗,面对众人的嘲讽谩骂,他也没有为自己辩驳。

    当他看到叶少军被叶淮山控制时,他的心,就已经死了。

    “邪神,叶家族人已经表现出应有的诚意!”

    叶淮山俨然已成了叶家族人的主心骨,望着跪在地上的叶孤成,然后,又再次开口,向叶天表明态度,“叶孤成和叶少军父子二人,罪大恶极,万死难辞其咎。

    他们的生死,由你说了算。

    只希望你能放过叶家的其他无辜者。”

    当叶淮山这番话说完时,厅中的上百号叶家族人,已经全部来到外面,不分男女老幼,纷纷主动跪倒在地,满脸期待的仰望着叶天,等待叶天决定他们的命运。

    叶天嘴上的烟,也在这一刻,烧到尽头,冰冷的眼神,从叶家族人脸上,一扫而过,最终停顿在叶淮山脸上,轻描淡写的问,“无辜?

    你竟然说,叶家还有无辜者?

    当年的事,我不相信叶孤成能做得天衣无缝,除他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叶大昌好歹也是你们叶家的族人。

    他是叶家的长子长孙,未来的家主继承人,他带着妻儿离开京城,这么大的动静,你们这些人竟然都不知道?

    恐怕不是不知道,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

    甚至,我有理由怀疑,你们这些人都是叶孤成的帮凶。

    主谋固然该死,如果没有帮凶的掩护和拥戴,主谋也不敢做出迫害兄长的行为。

    我还是那句话,叶孤成得死,叶少军得死,叶家所有人……

    都得死!

    我要让你们到地狱里忏悔!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我万万没想到,杀害他的人,竟然是与他一母所生的兄弟。

    你们太冷血,太残忍了。

    我今日把你们赶尽杀绝,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叶天的神态,从一开始的云淡风轻,说到后来时,则显得满脸激动,每个音符都蕴藉着无尽的仇怨和怒意。

    明明头顶高悬着一轮红日,可是众人却觉得毛骨悚然,有如身处在冰天雪地之中。

    “你们是选择自我了断,还是由我出手?”

    叶天再次响起的声音,对于众人而言,无异于在耳边敲响的丧钟声。

    广场上的叶家族人噤若寒蝉,安静如死,落针可闻,以至于令得众人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如击鼓的砰砰声响。

    “好,既然你们珍惜自己的性命,不愿自杀,那就只能由我出手代劳了。”

    叶天吐出嘴上的烟头,一步步向着众人走来。

    他每一步轻轻落下,都像是重重踩在众人的心头。

    跪倒在地的众人,将近有十分之一,经受不住叶天的威压,直接晕死过去。

    就在这时,叶淮山再次扬声道:“慢着。

    邪神,别忘了,叶梦色还在我手上。

    叶梦色一家,当年对你有庇佑之恩。

    你应该不希望看到叶梦色,香消玉殒吧?”

    “你想怎么样?”

    叶天停顿脚步,叶淮山说的的确是实情,他真不希望看到叶梦色有任何闪失。

    叶冬青已经死了,不论付出多大代价,他都必须保下叶梦色。

    叶淮山擦擦冷汗,总算抓住叶天的弱点了,暗暗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没把叶梦色带在身边,否则的话,还真不一定能对叶天构成威胁。

    “以叶梦色在你生命中,占据的重要地位,我用她一条命,换取叶家十条命,应该不过分吧?”

    众人哗然,谁都没想到叶淮山竟会向叶天提出这个条件。

    与此同时,叶家族人炙热的眼神,齐刷刷投注在叶淮山身上。

    只要叶天能同意叶淮山的条件,他们这些人中,就有十个人,能逃过这一劫。

    究竟是哪十个人呢?

    谁也不知道!

    但他们都希望自己能得到叶淮山的青睐。

    现场,再次安静下来。

    见叶天一脸若有所思的神色,显然是早有准备的叶淮山,又再次开口道:“我想换取叶家十个小孩子的性命。”

    众人心底的希望,再次破灭。

    而叶天则是微微蹙眉,沉吟道:“你的如意算盘打得挺精。

    活下来的十个孩子,将会成为日后,向我发起报复的有生力量。

    他们就是叶家的未来,更是叶家的希望。”

    心中所想,被叶天一语道破,叶淮山非但没有恐惧,反而朗声大笑,“怎么?

    大名鼎鼎的不死邪神,也害怕遭到别人的报复?”

    “你不必对我使用激将法。”

    叶天若无其事的笑了笑,点头道,“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

    叶淮山冲着叶天抱拳拱手,扬声道:“爽快!

    我相信你不是个背信弃义的人。”

    说话间,叶淮山屈指一弹,一道指风,破空而出,落在五十米高的空中。

    “嘭”

    一声轻响后,虚空里,平静的空气,泛起水波般的涟漪。

    紧接着,一道裂痕缓缓出现在空间里。

    一条修长曼妙的身形,从空间裂痕中滑出,向着地面缓缓飘落而下。

    叶天看得真切,飘向地面的身形,正是叶梦色。

    他漫不经心的一挥手,一道“龙爪手”的力量,隔空将百米外的叶梦色,轻轻抓在手中,拉扯到身边。

    眼前的叶梦色,脸色苍白,陷入昏迷,呼吸均匀,身上并没有伤痕,这让叶天稍稍松了口气。

    这时候的叶淮山,已经从人群中,挑选出十个年龄在五六岁左右,哭哭啼啼的小男孩。

    “邪……神……”

    叶淮山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嘶哑,噶声道,“除了这十个孩子外,叶家族人的生死,由你说了算。

    动手吧!”

    说话间,叶淮山果断出手,将十个小男孩,全部打晕。

    叶天一手揽着叶梦色的纤腰,另一手则依旧插在口兜里,遥望着叶淮山,“我改变主意了。”

    绝望的叶家族人,心头一喜,难道说,邪神突然良心发现,愿意放他们一条生路?

    在叶家族人灼灼的眼神注视中,叶天再次开口道:“叶淮山,我敬重你是个有血性的男儿,有勇有谋,一心为家族着想,能在人心惶惶之际,挺身而出,为叶家留后。

    我决定放你一条生路,你可以继续活着。”

    叶天的这番话,再次令得众人的希望,瞬间破灭。

    同时,他们也对叶淮山投来羡慕嫉妒的眼神,多么希望自己能取代叶淮山,成为劫难之下的幸运儿。

    “哈哈哈……”

    叶淮山向着叶天这边,走近几步,纵声大笑,一股万丈豪情,从他身上,释放而出,声若洪钟的回应道,“邪神,如果你我没有站在对立面,我相信,你我将会成为朋友,而不是敌人。

    你觉得我会接受你的好意吗?

    我身为叶家嫡系族人,本该为家族流尽最后一滴血,但我却在今日出卖了同父异母的二哥,以及二哥唯一的儿子。

    更何况,叶家族人全都死在了你的手上,我又岂能独活?

    我不用你动手杀我,我自己动手……”

    话音未落,叶淮山肥胖臃肿的身躯,猛地一震,紧接着“噗噗噗……”的阵阵沉闷声响中,他的身上,前胸后背,血流如注,赫然是自断经脉。

    拇指粗细的血柱,遍及全身上下,将他衬托得犹如一只刺猬似的。

    “可惜了。”

    叶天的眼底深处,掠起一抹遗憾,摇头轻叹,他也没想到叶淮山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他的提议。

    叶淮山身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窟窿,很快,他体内的鲜血,就全部流尽。

    被鲜血染红的身体,轰然倒在地面的血泊中。

    叶淮山这样的人,值得叶天尊重。

    冲着叶淮山的尸体,深鞠一躬后,叶天目光一转,望向远处的叶家族人。

    “你们可以去死了!”

    说话间,叶天启动恐怖绝伦的“眼神杀”,凡是被他眼神注视的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出现在无形中的一只大手,牢牢握住,越扣越紧,试图将他们的身体,硬生生捏爆。

    “嘭……”

    一个人的身体,爆裂成渣,血雾绽放。

    “嘭嘭……”

    两个人的身体,爆体碎裂。

    “嘭嘭嘭……”

    三个人……

    “嘭嘭嘭嘭……”

    四个人……

    ……

    整整五分钟后,跪倒在地的一百七十人,全部在叶天“眼神杀”目光中,爆体身亡。

    罪魁祸首的叶孤成和叶少军两人,则被叶天,一脚,一脚,又一脚的踩爆成渣。

    广场上,三分之一的地面,血流成河,空气中的血腥味,经久不散,更是在中人欲呕。

    驻守在广场四周的枪手,十之八九都在此时,趴在地上狂吐。

    虽然叶天并没有对他们动手,但他们却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被一只大手,冷酷无情的搓糅碾压着,令得他们亡魂皆冒,恐惧到了极点。

    看着满地的残肢断臂,叶天的心情,却没有大仇得报后的那种喜悦,反而显得有些沉重。

    这让他感到很是意外。

    启动“天眼通”,将叶家总部再次仔细的透视了一遍,确认叶家族人除了那十个孩子外,再无活口后,叶天这才抱起昏迷中的叶梦色,旁若无人的腾空而起,风驰电掣般,消失在上百号枪手,惊恐万状的眼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