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绝品狂徒 > 2898铲除大盗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我也不知道。”任燕凤也觉得此事非常难办,说了吧,西老前辈他们不见得会放过他们,不说吧,他们也没有任何机会离开。

    “好吧,还真是棘手啊。”西门宇叹道。

    “不用说了,贾兄,现在看来,情况很明确了,官止水和周波的确很可疑。”张为道。

    “嗯。”贾穷点头表示同意,如果他们没有一点问题,行为不会那么反常,而且西门宇也不可能那么纠结。

    “哈哈,真是愚蠢之极,就算你们帮着那两只狐狸控制住了我们,你们以为他们会真的放过你们吗?”周波大笑道。

    “没错,茹香姑娘的美貌冠绝沂水城,未来一定会被许配给天赋最绝顶的修炼者,所以涉及她的清誉,要是让他们重获自由了,我们一个也别想跑。”官止水道。

    “这……”贾穷和张为对视一眼,的确,这种可能性极大,毕竟他们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周波、官止水,你们不要危言耸听,我家香儿完好无损,你说的那种情况根本不存在。”西威立即反驳道。

    “是啊。”贾穷和张为一听,顿时又觉得有道理,只要西茹香还是黄花闺女,那一切流言蜚语便可不攻自破。

    在众主宰者对峙期间,西门宇拿出针具,然后抓起西茹香,迅速出手,在她的背后某些隐穴上扎了好几针。

    “啊。”西茹香吃痛之下,惊呼一声。

    “西门宇,你对香儿做了什么?!”西威将军怒道。

    众人也很不解地看着西门宇。

    “哼,她已经被我做了手脚,现在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的欲望,更不能生育。”

    “啊!狗杂种,我杀了你!”西威将军大怒道。

    “你什么要这样做?我看你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西茹香郁闷道,虽然她现在并没有想儿女情长的事,但是不代表她对这些不在乎。

    “对不起了,西姑娘,出于自保,实在是无奈,只要你爹爹他们不杀我们,将来我一定会为你接触的,相信我。”西门宇诚恳道。

    “好吧。”西茹香点头道,对西门宇的所作所为表示理解。

    “谢谢信任,现在让我来说几句吧。”西门宇站出来道。

    于是众人便看着西门宇,的确在这件事情上,西门宇是外人,他的话才是最可信的。

    “西威将军,如果我说出实情,你会放我们离开吗?”西门宇问道。

    说完西门宇继续使用读心术,看看西威将军是不是跟西老前辈一样老奸巨猾、敷衍了事。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们。”西威将军没好气道。

    “你就不怕你女儿的事情被我们说出去?”西门宇反问道。

    “刚才我不是说了嘛,香儿还是完璧之身,那些流言终究都会过眼云烟。”西威将军依然对西门宇充满了气愤,对比这些乱七八糟的,他更担心的是香儿是不是真的不能生育,也没任何欲望了。

    “可是你旁边那只老狐狸不一定是这样想的,他的眼里可是容不得一点沙子。”西门宇好不客气道。

    西老前额郁闷之极,感到非常憋屈,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竟然当众被无名小辈这样数落,关键是目前的形式,他还没有任何办法。

    “这……”西威将军顿时语塞。

    西门宇通过读心术,知道西威将军现在的确没有杀他之心,这才决定作出最正确的选择。

    只见西门宇速度出击,欲破除西威将军身上的禁锢。

    周波见状,立即施展精神攻击阻止,官止水也一样加入。

    贾穷和张为纷纷对上他们。

    贾穷主宰着幻境术法,实力也很强大,他和周波两人旗鼓相当。

    张为擅长缩功术,可以将任何东西缩小至微乎其微的地步,和隐身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两人顿时也战的难舍难分。

    十几分钟后,眼看着场面上的局势越来越朝着官止水和周波那边倒去,西门宇立即感觉如热锅上的蚂蚁,很是着急。

    “西门宇,你只要专攻最薄弱的一个小点,我们里应外合,便可以破除我身上的禁锢了。”西威将军道。

    “好。”西门宇道。

    在西威将军的指点下,半个小时后,西门宇终于轰开了那个小点。

    西威将军大喝一声,立即加入战斗。

    “你们小心一点。”西门宇施展隐匿阵法,将任燕凤和西茹香隐匿起来,西门宇这门隐匿术法不同于官止水的隐身术,所以倒也安全。

    做完这一切,西门宇也加入了战斗。

    虽然西门宇目前的攻击力对他们来说,就像被只蚂蚁咬了一样,不过依然可以让对方分出一点儿的神。

    这场大战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现场早已经是破旧不堪。

    西门宇他们这边的大战,很快吸引了其他主宰者前来。

    其中一位主宰者是西老前辈的交好,所以他出手破除了西老前辈身上的禁锢。

    “老前辈,这是怎么回事啊。”那位主宰者吃惊道,从来没有看到西老前辈如此狼狈过。

    “稍后再说。周波、官止水,拿命来!”

    西老前辈暴喝一声,没几分钟便将周波和官止水控制住了。

    “临死前,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西老前辈沉声道。

    “对不起前辈,我们千不该万不该,打茹香的主意,请你看在我们并没有酿成大错的份上,饶了我们吧。”官止水求饶道。

    “罢了,官兄,我们在人家的眼里,已经是个死人了。哈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此生最大的遗憾便是没能睡到真正的茹香姑娘,唉。”周波叹道。

    “都怪你,要不是你怂恿,我绝对不敢胡作非为的。”官止水立即反水道。

    “哼,那晚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进入茹香姑娘闺房的。”周波冷哼道。

    “都去死吧。”西老前辈再也听不下去了,随手怕死了周波和官止水。

    从此沂水城少了两位主宰者,当然他们二人其实也是沂水城最隐秘的采花大盗。

    这也是西门宇为什么决定揭发他们二人行为的主要原因,可以说西门宇最终还是站在正义的一方。